当前位置: 首页 > 盗墓小说 > 冥海禁地
 

第一百二十三章 海魇子2

潘海根 冥海禁地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手忙脚乱的想把缠在身上的骷髅弄开,但是缠住我的骷髅却没有那么简单弄下来,现在好像是牛皮糖一样缠在了我的身上,任凭我用力的拖拽,它还是牢牢的扣住了我的腰。
    “你身上是什么?”河洛又对我叫了一声,叫完了这一声以后,她不住的咳嗽了起来。
    一阵剧烈的咳嗽过后,河洛好像是好了很多,这时候她终于意识到了我的不对劲儿,看着我手忙脚乱的在把自己身上的骷髅弄掉,但是怎么也弄不掉的时候,她想帮忙,但是又没有办法帮忙的,只能站在原地干着急,脸上流露出来的神情是那么的焦急无奈。
    我终于还是相信了,她就是河洛,如果说现在还是在海魇的幻觉当中,它模仿的河洛是那么的真实,真实的我都不愿意不相信这不是事实。
    终于我身上的骷髅被我用力的掰断了,咯嚓一声,骨头断裂,整个骷髅都被我扔进了海水里面,我身上顿时一轻。
    本来就千疮百孔的身体终于一阵轻松。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我扶住了礁石站了起来,对着干着急的河洛赶紧说道:“我没事儿,我马上就回去!”
    我不想河洛过多的担心我,所以轻描淡写的说道,但是刚才的情况真的不乐观,我是差一点就彻底的完蛋了。
    现在才感觉到,在海上航行,有那么多的规矩,有很多并不是无的放矢。
    流传的海魇子必须要找一个人替死才能去转生,所以在海上遇见海魇子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儿,以前只是听别人说遇见,这一次自己遇见了以后,我才知道厉害。
    两分钟以后我终于上到了船上面,脚踏实地的感觉真的很好,海风吹了过来,我身上一阵发冷,狠狠的打了一个寒颤以后,我向河洛问道:“你怎么样?”
    河洛的身体已经透支到了极点,这几次用蛊虫,都是勉强的用的,我生怕她留下什么后遗症。
    河洛挪动了一下身体说道:“没有大碍,但是接下来要休息很长时间,这一此透支的太厉害,我还从来没有这么用过蛊虫。”
    看河洛没有什么大碍,我才彻底的放心,实际上我上到船上心里面的防备也没有放下来,我生怕眼前的河洛根本就不是河洛,一直到她说出蛊虫的事儿,我才彻底的放心。
    “我们现在在那?张广川呢?”河洛拿起了一个小鱼干,放在了袖子里面对我问道。
    我一时间有些沉默,张广川的事儿我应该怎么说呢!河洛到现在应该是很了解我了,她看到我沉默的样子,没有说话,只是往前面走了一步到了我的跟前,轻轻的在我的肩膀上拍了拍,这才说道:“有些事儿是我们不能左右,解决的,所以你一定要坚强起来,这一路上遇见了这么多的苦难,那我们更要打起精神起来,一定要找到仙山,我找到我的父亲,你找到救你二叔的办法。”
    我点了点头,她的话很是安慰人,我虽然还没有走出来,但是我已经和刚才的心理有了很大的变化,她说的很对,已经经历了这么多的苦难,就更要去找仙山,只有找到了仙山,才对的起我经历的这么多的苦难。
    “李海牛呢?”河洛一边拿起了一个小鱼干放在了嘴里面,一边向我问道。
    我摇摇头说道:“海岛上的尸体都复活了,而且还有怪物,应该是龙千钧临死前的诅咒,反正漫山遍野都是怪物和尸体,在岛上密密麻麻的,我以为我们都会死在船上,那时候我已经没有力气逃走了,只能骂着张广川,让他去找李海牛。”
    “他走了以后,我就昏迷了,接下来不知道过了多久,我醒过来的时候,我们的这个船已经远离了海岛,我怕张广川找到了李海牛会回来找我们,所以我又回来了,这个船的船舵坏掉了,我只能用风帆……”
    等我详细的把这一段时间的经历讲了一遍,河洛的精神越来越好了,不知道是吃了东西的缘故,还是她的身体素质好恢复的快。
    “这么说你也不知道张广川是否找到了李海牛?”
    我点了点头,的确,我是一点都不确定张广川找没有找到李海牛,当时我们在船上的情形,我根本就没有想到我和河洛会活下来,只有离开这岛才有生还的希望。张广川不知道能不能逃离岛,找到李海牛。
    “说不定他找打了李海牛,现在还活着,说不定他们已经离开了,接着去寻找仙山去了,所以现在打起精神,我们的航行接下来会更加的困难。”
    看着河洛的脸,我使劲儿的点了点头,有了河洛的话,我的信心倍增。
    一顿吃喝以后,我感觉刚才用掉的力气又回来了,我打开了舱门,把身上的湿衣服都脱下了,站在了甲板上面,扯动了一下风帆。
    想了想,我有转身先把船锚也收了上来,但是船锚刚刚收上来,我就感觉我有些傻了,因为我现在根本就分辨了不了方向,接下来我们应该怎么航行?
    抬头看了看天空,这天空根本就看不到北极星的位置,深深的叹息了一口,刚才涌起来的万丈豪情也在这一瞬间就消失的干干净净。
    “怎么了?”河洛好像是看见了我在外面的举动,打开了舱门向我问道。
    我没有说话,直接走进了船舱里面,默默无语的蜷缩在了船舱里面。
    这船舱的味道虽然过去了很久,但是还是有些隐隐约约的腐烂味道不断的传过来,我微微的呼吸了一口,看着河洛说道:“我现在不知道方向,大晚上的我也没有办法判断方向,我们现在没有办法走。”
    河洛看出了我的沮丧,安慰我说道:“这算什么事儿,晚上分辨不了方向,那就明天早上走吧!正好休息一下。”
    我正要答应的时候,外面隐约又传来了一声求救声音。
    这一次我绝对不是幻听,因为河洛也向着声音传过来的方向看了一眼,接下来我们两个就面面相觑。
    “海魇子……”我对河洛轻轻的说道。
    河洛点了点头,“就是刚才缠住你的骷髅?”
    我赶紧点了点头,“之前我就是听见海里面有张广川的求救声音,赶紧出来船舱,接着我就看见了一个漂浮在海面上的黑影,我以为是他,跳了下去……”
    “我也听我父亲说过好像,没有想到现在真的遇见了,不过对付海魇子也有办法,只要不是落单的人就行了,海魇子只会害落单的人。”
    我一想还真的是这么回事儿,只听说过海魇子害人,还真的没有听说过海魇子同时害两个人。
    船外的叫声越来越近,也越来越急切,这一次我听的清清楚楚的,正是张广川的声音,但是我没有出去,张广川要不就是死了,要不就是已经找到李海牛走了,现在绝对不是他的声音。
    “竟然是我爸爸的声音,呵呵,这海魇子还真的是会模仿……”河洛冷冷的说道。
    我楞了一下,因为我听见的声音是张广川的声音,这说明,海魇子的声音在每一个人听来是不一样的。
    “不要在意声音,我们抓紧时间休息,明天我们还要接着航行,而且我们的船舵坏了,我们两个只能靠移动风帆改变船的方向,接下里的航行肯定是困难的厉害。”
    河洛应了一声,就不在言语了。
    躺在船坠里面的小船上面,我的心头万般的滋味涌了过来,外面的求救声还在继续,只要不下船,我和河洛是安全的,所以我没有太担心,也没有太害怕。
    只是在这一张死过人的床上面,我难以入睡。
    我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睡着的,我只知道我想了很多,从小的生活,二叔,之前的经历,甚至是我住过的小渔村,都出现在了我的梦里面。
    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但是我是被一阵激烈的求救声给吵醒的。
    还是张广川的声音,不过这一次声音里面没有那一种若有若无的感觉,也没有绝望,有的是希望和焦急。
    “小鱼,小鱼救我,小鱼,你船现在别过来……”
    这一嗓子很是突兀,我一个激灵就醒了过来,站起了身体来,我发现对面的河洛也醒了过来,她显然没有睡好,狠狠的呼吸了一口,她说道:“一晚上了,先是我的父亲,接着是我熟悉的人,最后变成张广川了,现在直接都叫上名字了……海魇子大白天也能出来吗?”
    河洛说完了这一句话,立刻就站了起来,向船舱外面走了过去。
    我看了看外面,天好像亮了,因为我看见了一缕阳光从船舱的窗户射了进来。
    河洛打开了船舱门,我正要跟出去,她的声音就焦急的响起:“小鱼,你快出来看。”
    我赶紧出了船舱,但是阳光照射的我有些睁不开眼睛,张广川的声音却越发的大了,“河洛小鱼,你们小心……”

本文链接:http://www.daomuxiaoshuo.cc/book/1777/310037.html

移动端链接:http://m.daomuxiaoshuo.cc/book/1777/310037.html

请记住《冥海禁地》 首发域名:www.daomuxiaoshuo.cc。盗墓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daomuxiaoshu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