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盗墓小说 > 冥海禁地
 

第一百六十二章 求生

潘海根 冥海禁地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腥臭的味道在弥漫着,刚才还没有感觉到,但是直到弄断了一根树枝以后,我才闻到了浓烈的味道。
    刚才滴落在我脸上的水滴,根本就不是水滴,而是这树枝上面的汁液,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人吃动物,动物就会吃人,人吃植物,植物也吃人的植物,我忽然想起二叔给我讲过的故事,在南洋的丛林里面就有一种杀人的树,不管是动物还是人,只要靠近了它,它就会用树枝缠住人或者是动物,最后会弄死动物,最后让用树枝分泌的液体,腐蚀到它缠住的东西,最后被缠住的东西就会化成养分滴落在了这个树下。
    我以前一直以为二叔是在吓我,是因为我不听话的原因,就跟村子里面其他的家长吓唬不听话的孩子一样。
    但是现在我知道了,二叔没有骗我,的确是有吃人的树枝,比如现在缠住我脚的这一根树枝,它在拼命的往后面扯着我,力量之大,我跟被一头牛拉住了一样,根本就没有办法反抗。
    手里面的火棍也在溪流里面弄灭了,没有刚才的那一种只要一触碰,树枝就会拼命的往后面撤了情况了。
    用手抓住了树枝,也不能说是树枝了,应该说是藤条,这些长得很像树枝的藤条,抓住了以后,我的手上火辣辣的疼痛,这才看见上面布满了毛刺。
    我肯定不能被拖走,现在还只是一根,到后面不知道有多少根在,如果被几根甚至是十几根跟缠住了,我肯定回不来了。
    手用力的拽了一下,脚上也用尽了力气,树枝终于被我扯断了,我顾不上清理脚上还缠绕的这一圈,立刻就河洛跑了过去。
    河洛现在的情况也不乐观,一根藤条现在正缠住她的手臂,她现在在溪流里面根本就站不起来,只能任凭这一根树枝不断的拉扯着她。
    我上前又抓了住了这一根藤条,使劲儿的扯了一下。
    “这到底是什么树,怎么会这么厉害。”河洛挣脱了树枝的束缚以后,气喘吁吁的对我说道。
    “杀人树,我以前听我二叔说过,这东西在南洋的茂密丛林里面很是常见,我不知道这里为什么有,但是想想之前我们脚下踩的白骨,应该就是死在杀人树的手里面,而且刚才的那一只羊为什么忽然间冲向了树,而且撞死了,或许……”
    河洛看着我的讲述,忽然间露出了笑容出来,我心中一沉,河洛的笑容绝对不是释然的笑容,也不是到了安全的的地方才有的笑容,反而是有些无奈的笑容。
    我心里面暗暗的叫了一声不妙,回头看了一眼,果然,刚才还只是五六个枝条,现在成千上万的枝条好像是蛇一样,不断的延伸,不断地的向我们这里飞奔而来,甚至有几条已经到了溪流里面,马上就要到我们的面前了。
    “操!”我骂了一句,想扶起河洛赶紧走,但是这时候才注意到,我们的去路已经被这些枝条给彻底的包围了起来。
    但是在这密密麻麻的枝条里面还是有一片安全的地带,就是我们刚才生火烤羊肉的地方,这地方就在不远处,但是枝条都不敢过去,现在是一片真空的地带。
    没有多想,我拉住了河洛就向火堆折返了回去,险之又险的躲过了藤条的攻击,我终于到了火堆不远的地方,这些奔着我们来的藤条也缩了回去。
    我一个踉跄倒在了地上,这时候才感觉到了腿上,手上,脸上火辣辣的疼痛,我低头看了一眼手掌,手上有些皮都脱了,好像是被海水侵蚀太久,又被太阳爆嗮过后的痕迹一样。
    “你的手,这是中毒了!”河洛说道,“我的腿也一样,这树枝有毒。”河洛指着头顶正在像蛇一样盘旋的树枝对我说道。
    我当然知道,二叔给我讲过,杀人树就是靠着树枝上面分泌的液体,腐蚀人或者动物的尸体,最后把尸体腐蚀的不成样子,最后让尸体落在地面上,成为养分。
    刚才我的脸上就滴落了树枝的液体,而手上,腿上都接触过树枝,所以也沾染了液体,所以现在才会有火辣辣的感觉。
    不过好的是刚才我和河洛进到了河流里面,刚才十分的狼狈,也算是洗过了手脚脸,不然的话,我估计现在我们的手脚和脸现在根本就没有办法看了。
    “现在怎么办?”河洛向我问道,她的虫子如果是对付动物的话还行,但是植物应该没有一点的作用,不然的话她也不会对我说出这样的话出来。
    我摇摇头,“我也不知道,现在我只知道不让面前的这一堆儿火灭掉,如果火灭掉的话,我们就完了。”
    我的语气里面都是苦涩,的确是,如果现在火灭掉的话,周围的这些个树枝肯定会冲向我们,可以想象,我们被这些树枝缠绕拉进树林里面的场景。
    火堆还在燃烧,上面的羊肉散发着一股迷人的香味,我现在一点吃的心情都没有了,因刚才我就没有弄多少柴火,只是在溪流边儿上随便捡了一些,好在我们生火的这个地方有一根倒下不知道多久的树,腐朽的厉害,只有主干还能燃烧。
    不过腐朽的木头燃烧的很快,我估计过不了多久,这些木头就会燃烧殆尽,到那个时候就是我们……
    不行,不能这么坐以待毙,我看着面前还在燃烧的木头,对河洛说道。
    “不行就举着燃烧的树枝走,杀人树总不能把这一片树林都控制了吧!如果是那样的话,为什么那只羊能再树林里面存活那么久,而且我们来这里这么长时间,生火烤羊肉不知道多久杀人树的攻击才来?”
    我忽然间明白了过来,杀人树应该离我们很远,从刚才河洛的话里面就可以分析出来。
    所以才需要时间才会到我们的面前,如果我们跑的足够快的话,杀人树的枝条肯定赶不上我们,而且杀人树的枝条也不可能一直生长,它总有一个长度在。
    “还有刚才叫你的那个声音,我感觉有些熟悉。”河洛在这个时候又说了一句话,这句话让我心中咯噔了一声,说实在的刚才那个声音因为惊慌,我根本就没有仔细去听,现在回想起来,的确是有些熟悉,在这个岛上,有人叫我,而且还是在杀人树袭击我们的时候,就显得有些诡异了。
    “先不管那个声音的事情,河洛,我举着火,先逃离杀人树再说。”我对河洛说道,河洛点了点头算是同意我的看法。
    我不再犹豫,把地上的树枝简单的扎在了一起,做了两个简易火把以后,我把火把点燃,给河洛了一个,我自己一个,剩下的羊腿我也没有浪费,直接就拿在了右手里面,羊腿上的肉还有很多,我们两个根本就没有来得及吃多少,而且羊腿拿在手里面也可以当做是武器。
    我们一动,四周的枝条都开始骚动,一个个好像是要攻击人的蛇一样,不停的摆动着枝头,周围密密麻麻的最少有五六十条。
    火把举起来,刚刚要袭来的树枝遇到火把以后,立刻就缩了回去,但是它还是被火把给炙烤到了,空气里面立刻弥漫着一股难闻的味道。
    而树林里面哗啦啦的枝叶响动的声音更是明显了,我想肯定是因为树枝受伤的原因,所以里面才发出了这样的响动。
    我们终于轻松的往溪流的下面走了十来米,这些杀人树的枝条还是没有放弃,一个劲儿的跟在我们的身后,头顶,旁边儿的密林里面。
    就在我们越走越远的时候,树林里面响起了更为激烈的树枝响声,我心中暗暗的叫了一声不妙,想提醒走在前面的河洛快点,但是已经晚了。
    更多的枝条,更粗大的枝条从树林里面直接就涌了出来,我们的去路被拦的结结实实的,而且们身后也一样,甚至连溪流里面都是杀人树的枝条。
    “不对劲儿!”河洛忽然间说道:“这不只一个杀人树……”
    我瞬间好像是明白了,这里绝对不只一棵杀人树,因为现在的枝条分明比刚才的要大上很多,而且很多的枝条上面还能看见树枝上面长出了来的锯齿样的尖刺。
    “小鱼……”呼唤我的声音终于在我的头顶响起,这声音更是真实,而且很近,我抬头看了一眼,在摇曳的枝条里面,我看见了一个身影,就站在溪流流下来的山崖上面,他身上穿着褴褛的衣服,手里面拿着一把锈迹斑斑的铁刀。
    但是上面的光线却让我根本看不清楚来人是谁。
    而且我看到这个人手里面那把锈迹斑斑的铁刀的时候,我第一个想法就是,这个人应该是怪物。
    但是怪物什么时候可以说话了,难道这就是怪物王?怪物和蝎子大战了以后,最终怪物胜利了?怪物也进化了?各种疑惑立刻就充满了我的心头。

本文链接:http://www.daomuxiaoshuo.cc/book/1777/310050.html

移动端链接:http://m.daomuxiaoshuo.cc/book/1777/310050.html

请记住《冥海禁地》 首发域名:www.daomuxiaoshuo.cc。盗墓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daomuxiaoshu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