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盗墓小说 > 冥海禁地
 

第六章 这女人有问题

潘海根 冥海禁地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上一章:第五章 禁忌?

下一章:第七章 蛊婆?

    是的,这海上不可能有牛。
    那沉闷的声音刚落,这时我就看见这女人起身,接着又跪在了船头,手又高高合十拜了下去。
    沉闷的叫声又响起,这一次我感觉发出叫声的东西根本就离我们不远,看了看周围的黑暗,我心中越发的不安,感觉海里面肯定是有什么怪兽,各种小时候听过的各种海里面的传说在脑海里面涌现,越发的用力固定住自己的身体。
    李海牛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住了,他现在顾不上这个女人,身体缩在了桅杆底座边儿上,不住的向四周看着。
    这个女人好像是钉子一样牢牢的跪在船头,那如牛叫的沉闷声音又响了几声,渐渐的远去了,而这个女人还在不住的磕头,朝拜……
    说来也奇怪,这声音越来越远,最后终于消失在了漆黑的夜里面,而船也好像脱离了风暴,雷声消失了,海浪也没有像刚才那么汹涌,虽然船身还在晃动,但是现在的晃动已经平缓了很多。
    “暴风雨过去了!我们冲出来了!”
    不知道从谁开始兴奋的吼了一声,其他的船员也跟着叫了起来。
    “老天保佑,老天保佑啊……”
    “大禹,你狗曰的还行不行,用不用我上去帮你一把?”
    我看向大禹,他这时候瘫在了船舵边儿上,但是手还负责的搭在船舵上面。“老甲,你惦记我这个位置啊?你狗曰的过来,我跟你换换,我当二副你来当舵手!”
    老甲脸上都是劫后余生的笑容,“你狗曰的想的美,老子现在是大副了。”
    “但是,但是桅杆断掉了,风帆也他娘的没有了,船怎么才能开走?”张广川的声音响起,刚才还在兴奋劲儿,在瞬间就消失的干干净净。
    老贾脸上一阵阴晴,忽然间笑道:“能活着就不错了,再说了,桅杆断了能修啊!我们船上还有备用的帆布,挂上就行了。”
    他这一说,众人这才缓了缓,但是我看的出,谁的心里面都沉甸甸的,桅杆修理怎么修?这茫茫的大海上面根本就没有木材,修桅杆只是老贾安慰大伙儿的话。
    不过也不是没有可能,如果遇见海岛的话,有合适的木材,还是能对付着修一下桅杆的。
    就在船员们和我都沉浸劫后余生的庆幸之中的时候,李海牛的声音又响起:“那个婆娘,你他妈是自己跳下去,还是让我们兄弟送你下海?”
    我们的注意力又集中在了这个女人的身上,她静静的站在船头,仿佛根本就没有听见李海牛的话一样,看着远处漆黑的深海出神。
    李海牛见这个女人根本不理会自己,脸上应该是有些挂不住了,他快步的向这个女人走了过去,眼看着伸手就要向这个女人肩膀抓过去,这个女人猛然间回过了头来。
    在气死风灯的照射下,我看见了她的脸上没有一丝的表情,大雨的侵蚀让她的脸上并不显得狼狈,反而多出了一丝的说不出来的感觉。
    此刻她好像是一朵盛开在高山上的雪莲一样,湿润的发尖贴在脸上,把脸衬托的越发的清秀,黑色的眼眸正死死的盯住李海牛。
    李海牛应该也愣住了,他的手指停滞在了空中,“你……你……”
    “杀我吗?如果没有我,在这巨浪里面,你们都会死的!”
    这女人的话石破惊天,如果没有她我们都会死的?难道我们的船能走出去风暴就是因为她刚才的举动?
    我回想起刚才她跪在船头甲板上面祈祷的情形,再联想到大海里面的牛吼声,心中莫名的一阵发寒。
    好像还真的是的,这女人跪在船头拜之前,巨浪滔天,船海在巨浪激流之中摇摇欲坠,但是她拜完以后,我们现在已经出了风浪。
    李海牛的收手了回去,所有人的人都沉默一片,只有这女人用眼睛环视着我们众人。
    “你……你别开玩笑了,你有这么大的能耐?船上不能带女人是流传下来的规矩,这风暴就是你带来的,如果不是你,我们这么会一出门就遇风暴?”
    一个声音传了过来,众人的视线有被这个声音吸引了过去,我看了一眼,说话的人不大,和我年纪差不多,我记得他好像是穿上的水手,叫什么平安来着,我记得不太清楚。
    李海牛听了这个水手的话,把脸又转了回去,只见他冷冷的笑道:“规矩比什么都重要,那婆娘,今天就算你说破了天,我也不会让你在船上呆下去的。”
    就在李海牛说话的时候,有人拉了拉我的衣服,我回头看了一眼,张广川正站在我的身后,“小鱼,现在怎么办?这女人要被送进海里面了啊!”
    说真心话,我还真没想过要弄死谁,毕竟这可是一条人命。不过对于李海牛他们这些经常出海的人来说,把个女人扔进海里,死个把人,还真不算屁大的事,毕竟海上经常死人,到时候就说女人自己掉海里死人就行了,况且这女人还是江家买来的,死了也没有人会多管。
    “呵呵呵呵……”这女人却突然一阵冷笑,笑的一脸的诡异,让我感觉要么就是她死在临头吓傻了,要么就是这女的有问题。
    是的,自从刚才看到这女人跪在船上拜神一样磕头,我就总觉得这个女人不对劲。
    李海牛看着这个女人冷笑的脸接着问道“你笑什么?死到临头了你知道不知道?”
    “死到临头,呵呵,真的是死到临头了吗?我好害怕?”就在这女人说话的时候,我忽然间看见她肩膀上闪动了一下,接着有十来个好像是萤火虫一样的东西飞舞了起来,虽然四周黑漆漆的,这些光点却不是那么的明显,接着我就看见这些小光点飞向了周围众人。
    甚至有两个小光点到了我的面前,但闪了两下就熄灭了光,再也看不见了。
    李海牛听到这女人的讽刺应该是感觉脸上挂不住了,上前一步就要抓住这个女人,但是就在这时,女人捏了个兰花指,对着李海牛虚指一弹,接着就看到李海牛他脚下却虚浮了一下,人好像是晕船了一样,直接倒在了甲板上面。
    我吃了一惊,李海牛是什么人,他可是在风浪中站在甲板上还纹丝不动的人,怎么现在风浪小了却站不住了呢?
    而且李海牛摔倒以后好像是滚地葫芦一样,从甲板的船头直接滚到了船边儿上,人好像是死了一样,躺在那里没有了声息,身体只是随着船身的起伏,稍微的有些移动。
    我赶紧走了过去,一看,李海牛已经昏迷不醒了,脸色寡白,额头上冒着斗珠大汗,也不知道他这是怎么了。我试着摇晃了一下他,又掐了几下人中,李海牛毫无反应。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是李海牛生病了,还是这女人刚才对他虚指一弹那一下造成的?如果是这女人刚才那虚指一弹,就让李海牛一头栽倒的话,那这女人到底是使得什么招数?
    这……这不可能,不可能是这女人造成的,我心里这般想着,因为我可不相信这世上还会有这么神奇的功夫。
    “海牛哥?”老贾一看这情况直接就急了,见李海牛醒不来,猛然间抬起了头,死死的盯住面前不远的女人叫道:“臭娘们儿,是不是你搞的鬼?”
    这女人没有回答老贾,看了一眼老贾把身体有转了过去,面朝着大海,海风吹动着她粘在一起的头发微微摆动着。
    一艘船上一定要有一个好船长,一个好的船长能让船上的人安全许多,李海牛就是一个合格的好船长,二叔这个船虽然等于是我开出来的,但是我没有远航的经验,这一众人里面只有李海牛符合船长的条件,毕竟他是我叔的大副,二叔不在,最熟悉这一艘船的人就是他。
    老贾的紧张不是没有道理的,现在桅杆已经断掉了,这已经是一个噩耗,如果李海牛再倒下了,我们只能是回航了,而且现在刚从风暴里面出来,回航都是一个大问题。
    但这女人仿佛根本就没有听见老贾的话,还是把脸朝向大海,但说了一句话,“好像是要天亮了。”
    “老子要了你的命……”老贾站起了身体,随手抓起了一截绳子就要向船头甲板上站的女人冲过去……
    女人见老贾朝她冲去,脸上依旧没有半分惧意,如之前对李海牛一样,伸出二指,对着冲过去的老贾虚空一弹,接着让人震惊的一幕又再次发生了。
    只见老贾他刚走两步,也好像突然间昏厥了一般,直接就一头往下一栽,脸朝下重重的砸在了甲板上面。
    一声沉闷的声音过后,老贾也躺下了,众人面面相觑。
    “邪乎……”
    是的,这是我脑子里第一个反应,那就是这个女人太邪乎了!
    就在大家震惊的时候,突然,又一声闷响,又一人立刻倒下,接着扑通扑通跌在甲板上的声音此起彼伏,眼看着人一个个都倒下,我的心也开始一阵抽抽。
    我甚至有想跑的冲动,这太诡异了,联想到之前这女人跪在船头上拜神一样磕头的举动,此时在我眼里,这个女人已经是个巫婆了。
    如果是在陆地上面的话,我早就跑了,可惜这是在船上,就这么大一点地方,跑能跑到那儿去?
    但是等了一会儿,我一直没有失去意识,一直站在原地,只是腿微微的有些发软,不知道是因为这一系列的诡异事件,还是因为刚才在风暴中剧烈的运动。
    海浪不住的拍打着船,哗啦呼啦的声音连绵不绝,冷汗从我的额头上滑落,巨大的恐慌袭来,我感觉自己一阵恶寒。
    “你……你没事儿?”张广川的声音又传来,赶紧回头看去,张广川也被吓的不轻,脸色都有些微微发白,他的手紧紧的抓住了船舷,目光也失去了刚才的精气神,里面现在有的只是恐惧。

本文链接:http://www.daomuxiaoshuo.cc/book/1777/310215.html

移动端链接:http://m.daomuxiaoshuo.cc/book/1777/310215.html

请记住《冥海禁地》 首发域名:www.daomuxiaoshuo.cc。盗墓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daomuxiaoshu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