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盗墓小说 > 冥海禁地
 

第六十二章 好酒

潘海根 冥海禁地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有时候一个人的注意力是可以被转移的,比如刚才的张广川,就是因为注意力转移了,所以才没有注意到屋子里面的尸臭味道,他也是一个正常人,所以他现在吐的跟老锚和李海牛一样,胆汁都快吐出来了。
    红酒已经全部都转移到了大船上了,这一艘小船也没有什么继续呆下去的价值了,张广川显然不愿意回去,一遍儿擦嘴上的污垢一边儿对我说道;“小鱼,要不你先回去,我还要再研究研究这个小船。”
    从石头棺材到现在,信息越来越多了,张广川的希望越来越近,我现在就是劝他走,他也不会走的,这船看过了,应该是没有什么危险,放他在船上也没有什么不妥。
    我把一根绳子系在了这个小帆船的船头,把船帆也降了下来,接着对张广川说道:“张哥,你等味道散散再进去,一会儿还回大船上去啊!”
    张广川看见我把风帆落了下来,赶紧问道,“这是干什么?”
    “用大船拖着走,没有风帆就没有动力,大船拖着就走了,如果有风帆,一会儿方向一变,撞到大船上怎么办?”
    我赶紧解释道,这就跟救生船的道理是一样的,以前村子里面的了老人出海的时候,大船的后面总要弄一个小船,就是为了遇见危险,大船没有办法呆了,弃船的时候,有一个小船当救生船。张广川以前应该没有接触过船,所以这些规矩他都不懂,见我说的明白,他赶紧点了点头道:“知道了,你赶紧回去,这味道太难闻了,我如果找不到新的线索,我也会回大船上的。”
    我顺着绳子爬上了大船,现在船上的人基本上都在红酒箱子边儿上围着,李海牛大手一挥:“按人头分。”
    他的话音刚落,我就听见了几声欢呼的声音,现在淡水的供给都限量了,所以现在一说按人头分了,立刻就引起了欢呼。
    三个瓶子在手里面沉甸甸的,看着瓶子里面鲜红的液体不断的流转,我忽然想起了一直在船尾的河洛,但是李海牛肯定不会给她分的,而且好像现在淡水也没有给她供应,这女人几天不喝水还能坚持,但是接下来的路如果没有水的话……
    三十来瓶红酒,按人头分,最后还剩下一瓶,我直接就抓了起来,我看到了其他人诧异的目光,赶紧说道:“不是我想多占,我自己的分出来一瓶,给船后面的河洛,她毕竟也是船上的人,只要在船上的人,就必须要一心。”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李海牛的身上,李海牛忽然间笑了起来,他点了点头说道:“是我把这个事儿给忘记了,行,小鱼,我这儿均出来一瓶,你给那个女人带过去,你说的很对,既然是一个船上的人,就要一条心。眼前的这些个困难我们不是没有遇见过,但是我们都活下来了,所以这一次的困难也不算是什么困难。”
    在李海牛的鼓励声中,船上的人一阵起哄。
    我知道这是只占时的,红酒淡水这么消耗下去,如果找不到补充的话,人心就会散掉,这是必然的。
    河洛还在船尾坐着,她这两天也应该没有离开过船尾,这有舱壁,有太阳照射不到的阴影,不然人在大太阳下面晒上两天又没有补充水分,绝对成人干了。
    看着河洛嘴唇上面起的干燥皮屑,我把三瓶红酒放在了她的面前。
    “我能做的只有这些,淡水我也给你争取了,但是应该不会多,毕竟船上的淡水也快没有了。”
    我看了看河洛说道。
    河洛对我点了点头,拿起了一个红酒瓶子,然后脱掉了自己的鞋子,接着把瓶子底部放在了鞋子里面,使劲儿的在仓壁上磕了起来。
    三五下以后,红酒的木塞子竟然冒出来了不少,河洛看到了我脸上的惊讶表情,她淡淡的笑了一下,接着又使劲儿的磕了几下,红酒的塞子冒出来差不多了,这才用手指夹住了木塞子,狠狠的一拔。
    嘣的一声过后,浓郁的酒香味弥漫开来,河洛把木塞放在了鼻子下面狠狠的闻了一下,这才说道:“好酒。”
    看着河洛用匪夷所思的办法开了红酒瓶子,再看她把木塞放在鼻子下面的动作,这绝对不是一个山村长大的小姑娘能干的事儿。
    我虽然没有喝过红酒,但是在书上我看过,这东西的文化源远流长,甚至品酒都有一定的规矩。
    显然河洛懂这个规矩,而且看她的样子绝对不是装懂,而是很是熟悉。
    看着她扬起了脖子,轻轻的抿了一口红酒以后,脸上露出了满足的表情。
    她的脖子很好看,白皙的皮肤没有因为缺水干燥,反而显得更加的水灵,微微发黄的融头发,皮肤下面的青筋,这场景让我的心中忽然间一阵悸动。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我转过了身体去,心这一会儿跳的厉害,把手里面的红酒也放在了甲板上面道:“我的你也帮我放着吧!”
    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忽然间会做出这样的举动。
    但是做出这样的举动以后,心里面平复了不少,而且还有一种畅快的感觉。
    船又开动了,绳子崩的紧紧地,我又扔了一根绳子到张广川在的船上面,一根绳子拉的紧紧的,风一吹过还有呜呜的声响,我生怕绳子断掉了。
    张广川接住了另外一根绳子以后,拴牢固以后,我的心这才松快了不少。
    “张哥,有发现没有?”我向张广川遥遥问道。
    他对我摆摆手,猫身又钻进了船舱里面,虽然现在舱门开了好长时间了,但是里面的味道肯定不好闻,张广川只进去一分多钟就又钻了出来。
    “小鱼,海牛哥叫你,在船舱。”我正看着张广川的身影一进一出的时候,老锚的声音从我的身后响起。
    我没有迟疑,赶紧向船舱里面跑了进去。
    李海牛正在低头看着海图,见我进来,他立刻抬起了头招呼我过去“小鱼,你昏迷的时候,张广川给我们算了我们现在所在的方位,虽然我对他神神道道的拿笔写了一串东西就知道我们的方位很不相信,但是现在看来,他说的是对的,我们现在在这儿……”
    张广川算出我们所在我方位?
    我第一个想法就是张广川太厉害了,不亏是阴阳先生,虽然他这个阴阳先生的水分很大,但是能算出我们在海上所在的方位出来,不得不说,老祖宗留下的东西还是很厉害的。
    回头我一定要跟他学学,学学怎么算出我们在的位置,如果能学会,在海上就算是再遇见风暴迷失方向,也没有什么可怕的。

本文链接:http://www.daomuxiaoshuo.cc/book/1777/310234.html

移动端链接:http://m.daomuxiaoshuo.cc/book/1777/310234.html

请记住《冥海禁地》 首发域名:www.daomuxiaoshuo.cc。盗墓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daomuxiaoshu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