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盗墓小说 > 冥海禁地
 

第一百四十章 开船

潘海根 冥海禁地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鬼船终于开始往前面开了,海浪被船头直接凿穿,分成两道痕迹向两边儿分别冲去,黑子直接就被这巨大的波浪给带走了,而罗哥还抓着那一根断掉的鱼枪,在海水里面苟延残喘。
    巨大波浪让罗哥喘息都有些困难,一定是因为海水的温度,所以他现在只能在海水里面勉强的坚持。
    ”啊!”黑子发出了一声叫声以后,就再也没有声息了,张广川扭脸对我喊道:“他松手了。”
    我点了点头,他是只扣住了船上面的一些寄生的螺壳,肯定坚持不住,像罗哥还好一点,不过看样子他也坚持不了多久。
    终于一个浪头过去了以后,我看见鱼枪上面的手已经消失了,罗哥一定也松开了手。
    果然,放眼看过去,远远的看见船后面那些白色沫子里面,一个黑影不住的翻腾着。
    就在这时候,鬼船两边儿的波浪也渐渐的缓和了,我回头看了过去,河洛又晕了过去,我赶紧跑了过去。
    “河洛!”这一次真的是紧张了,因为河洛这一转眼的时间竟然晕过去了三次,我真的怕她晕过去不会醒过来。
    摇晃了几下以后,河洛一点的反应都没有,张广川冲了过来,他伸手摸向了河洛的脖子,我焦急的看着张广川的脸,刚开始他的脸上还有些凝重,接着眉头忽然间舒展开来。
    “晕过去了,没事儿,等等看,她会不会醒过来。”说完这一句话以后,张广川又伸出了手摸向了河洛的手腕上面。
    “怎么样?”我又问道。
    “脉搏有些弱,应该没事儿,我也不是太懂,以前只学了个皮毛,现在有些恨,当初,我为什么不学多一点。”张广川现在一脸的悔恨。
    “我操!船停了好像。”张广川忽然间说道,我向四周看了一眼,果然,船好像是停住了,我赶紧站了起来,向周围看了几眼,果然,鬼船刚刚起航竟然就停了下来。
    赶紧回头看了几眼,只见两个黑色的脑袋正在海水里面浮沉着,他们两个竟然还没有放弃,竟然向我们这儿游了过来。
    两个人好像是鱼一样在海水里面游的飞快,只是瞬间,就离我们的船最多二十来米了,黑子一个猛子扎了进去,又出来,看见我正在看他赶紧喊道:“卞鱼,救我……呜呜,后面那些怪物跟上来了。”
    我楞了一下,往后面看了过去,果然像他说的那样,那些尸体和怪物就在他们的后面浮沉着,现在只能看见一个个的小黑点,不过既然视线里面能看见,追上我们是迟早的事儿。
    说实在的我现在也很慌,因为鬼船停了下来,不知道是不是河洛晕倒的缘故,不过之前没有河洛在船上,鬼船在海上跑的也飞快啊!
    现在来不及想那么多,把河洛弄醒才是最主要的,我起身向河洛跑过去,“张哥,你拿上斧头看着,别让那两个人上船,后面的怪物和尸体也跟上来了我来照顾河洛。”
    我对张广川说道,张贯穿点了点头,“放心,但是你赶紧把河洛弄醒了,这鬼船现在停掉了,后面那些东西又跟上来了……”
    他没有接着说话,但是他话语里面的意思我也听的明白,看了看河洛闭着的眼睛,她肯定是因为长时间没有吃好东西,又因为身体虚弱的时候,强行施蛊,所以气血有些不足。
    想了想,有怎么办法快速的给他补充气血呢?
    看了看河洛脸的惨白,我心中一横,举起自己的手腕,看了一眼手腕以后,我咬咬牙,一口要在了手腕上面,生疼,从来都没有感觉到这么的疼,不知道是因为皮肤上面还留有海水里面带的盐粒,还是因为别的,我感觉疼的简直难以忍受。
    看着鲜红的血流了出来,有一些已经滴落在地上了,为了避免浪费,我赶紧把手腕放在了河洛的嘴上面。
    河洛的嘴好像是动了一下,只感觉她在小口的吸着。
    但是下一刻我就感觉不对劲儿了,一个晕过去的人怎么可能小口的吸的血呢?
    越想越感觉不对劲儿,把手腕拿了下来看了一眼,不知道什么时候母虫竟然在的手臂上面,只见它张开了口器正在不断的吸血。
    我的头皮立刻就开始发麻了,感觉一阵恶寒,我的伤口不断的涌出血,但是还没有和空气接触,就被母虫一口气全部都吸了进去。
    刚开始母虫还只是爬在我的手腕上面吸食血液,但是过了一会儿以后,好像血液供应不及,母虫竟然直接就把口器对上了伤口,它的腹部立刻就鼓了起来。
    而且母虫也越来越精神,终于母虫的腹部鼓胀有三倍大小的时候,它好像是满足了,直接从的手腕上面掉落,落在了河洛的身上,它的翅膀扇动了几下,精神的钻进了河洛的衣服里面。
    我感觉脑袋一阵发昏,不知道是因为看见母虫诡异吸血的一幕,还是因为血被吸的多了,有些头晕。
    母虫钻进了河洛的衣服袖子里面,说来也奇怪,母虫刚钻进河洛的衣服里面,我就看见河洛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我顿时一喜,连脑袋都不那么的晕了。
    “河洛,你怎么样?”我问了一声,河洛叮咛一声睁开了眼睛,她的脸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些许红晕,比之前不知道好了多少。
    “我没事儿,船开了吗?”河洛对我问道,我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走了一下,但是现在又停住了。”
    河洛楞了一下,看了我一眼说道:“我知道了,应该是我晕过去了,你扶我……”说到这里的时候,河洛又楞了一下,接着她竟然抓住了我的衣服借力站了起来。
    “你……你好了?”我吃惊的问道,看来河洛脸上的红晕应该是正常的红晕。
    “我的蛊虫!”河洛伸出了自己的手出来,母虫从她的手臂里面爬了出来,母虫现在精神的很,不住的在河洛的手腕上面抖动着翅膀。
    “我的母虫竟然恢复了很多!”河洛语气里面都是吃惊。接着她的眉头皱了起来,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臂,看见我手腕上面的伤口以后她急切的问道:“你是不是喂我的母虫喝你的血了?”
    我看着河洛紧张的样子,最终还是点了点头,毕竟他的母虫是真的喝了我的血,看着她紧张的样子,我生怕里面有什么利害。
    河洛苦笑了一下,“我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被母虫吸了血以后……”她顿了一下接着这才又说道:“母虫吸的不只是血,还有寿元。”
    我忽然想起母虫吸血时候的那一种无力的感觉,那就是寿元丢失的感觉吗?
    “小鱼,快,一个向另外一边儿游过去了,两个人我看不住。”张广川的叫声又响起,我这时候也顾不上丢失不丢失寿元的了,赶紧站了起来,向船舷跑了过去。
    果然,罗哥的光头在海水里面不断的浮沉着,他应该是想要跑到扎进船壁上面的鱼枪边儿上,利用鱼枪上到船上来。
    我那能如他的意,对下面喊道:“你上不来的。”
    罗哥抬起了脑袋起来,他手抓住了断掉的鱼枪哀求的说道:“卞鱼,后面的东西追上来了,真的追上来了,我真的会死的。我求求你,让我上去,让我上去。”
    “痴人说梦。”我回应他道。
    就在这时候,鬼船又动了,我回头一看,河洛又走到了船舵的边儿上,手里面抓住了船舵。
    我心中大定,鬼船一走,黑子和罗哥两个人肯定坚持不住的,到时候不用费神,两个人肯定会从船舷上跌落,到时候,到时候就不用我们动手,后面的怪物和尸体就会收拾他。
    鬼船的速度越来越快,应该是因为河洛恢复了,所以速度才会提上来,我低头看了看,罗哥在水里面被海水不断的冲击着,但是他还在咬牙坚持着,他肯定知道现在抓住断鱼枪是他唯一的机会,如果放手的话,他的下场肯定是死。
    唯一的求生希望,唯一的救命稻草,任凭谁都不会轻易的放弃。
    但是罗哥是一个人,他不是动物,是个人总有力竭的时候,一个浪头过去以后,终于看不见了他的身影,我对着远处翻涌的浪花,深深的叹息了一口。

本文链接:http://www.daomuxiaoshuo.cc/book/1777/310260.html

移动端链接:http://m.daomuxiaoshuo.cc/book/1777/310260.html

请记住《冥海禁地》 首发域名:www.daomuxiaoshuo.cc。盗墓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daomuxiaoshu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