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盗墓小说 > 冥海禁地
 

第一百五十八章 鱼蚌相争

潘海根 冥海禁地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这一声嘶吼声还在山谷里面回荡着,这怪物就张开了满是獠牙的大嘴,狠狠地咬在了手中的蝎子尾巴上面了。
    蝎子尾巴立刻就成了两段,液体顺着它的嘴巴滴落,滴落的地方小蝎子纷纷让开,但也有几只闪躲不及时的,被液体滴在了身上,小蝎子的身上立刻就冒出了青烟。
    接着这些小蝎子就疯狂的抽动了起来,又是一眨眼的功夫,这些小蝎子就不动了,紧跟着的有是一声怪物的吼叫声音,如果刚才的那一声吼叫声音是得意,是发泄,是赢了以后的炫耀,现在的这一声吼叫声却是痛苦的声音。
    怪物的嘴巴里面也冒出来青烟出来,它的嘴巴肉眼可以见的速度开始消融,我这时候才意识到蝎子的体*液是这么的厉害,应该是毒吧!我心里面暗暗的想着,这甚至是比王水更厉害的东西,腐蚀性那么的厉害。
    怪物终于放弃了手里面的鞋子尾巴,双手的爪子在自己的脸上胡乱的抓了起来,几下以后它的脸就彻底的变形了,有些地方可以看见灰白色的骨头都露了出来。
    应该是疼痛激起了这个怪物的凶性,只见它一个转身立刻就向蝎子王的背影冲了过去。
    蝎子王的尾巴被弄断了,它受伤很重,重到都有些奄奄一息的感觉,可能跟它生产过有关系,背部的伤口还在,尾巴又断掉了,再我看来,它肯定是活不了多久了,没有想到小蝎子现在密密麻麻的都在往它的身上爬,好像是要保护它一样,
    怪物刚刚冲到了蝎子王的身边儿,双手就立刻抓了上去,几十只小蝎子立刻就被它抓住扔到了半空之中,剩下的那些怪物有的还在被小蝎子就缠着,但是也有几只不顾身上的蝎子直接就冲了过来,冲到了蝎子王的身边儿,也开始疯狂的攻击。
    不管那一方胜利对于我们来说都是好事儿,我们可以趁着这个机会离开,但就在我和河洛要离开的时候,蝎子王也发出了一声难听的叫声。
    我从来没有听过蝎子的叫声,这一次终于听到了,这好像是婴儿的叫声,只不过被放大了几十倍。而且这声音里面还好像有刮玻璃的声音,让人听了就不由得感觉到心头一阵的烦躁。
    蝎子王忽然间动了,刚才还奄奄一息的,但是这一刻却生龙活虎了起来,一个甩身,半条尾巴甩在了一只怪物的身上,这一只怪物立刻就被甩在了山壁上面,嶙峋的石头立刻就穿透了怪物的身体,胸口也有绿色的血液流出来,但是这怪物使劲儿的挣扎了两下,只是吼叫了一声,又向蝎子王冲了上去。
    “走吧,这只蝎子很快就会死掉,但是它马上就会陷入疯狂,它会把周围活着的东西全部都弄死。”
    河洛轻声说道,我楞了一下,“什么?”
    “这是我们养蛊的手段,刚才那一滴精血就是用来养蛊的,只不过现在条件不允许,我之前说过,如果给我时间的话,我可以控制整个蝎群,我们养蛊就是用精血来养!”
    河洛看了我一眼接着说道:“精血为引,把毒虫放在一起争斗,最后活着的那一个就是蛊。”
    “那这一只母虫也是用这样的方法得来的吗?”我问道。
    河洛摇摇头说道:“也算是。”
    正在这时候,鞋子王忽然间开始翻滚了起来,好像是承受了巨大的痛苦一样,在它身上的小蝎子有的被它滚在了地上,有的被它甩飞了出去,甚至有的竟然被它直接张开了口器咬住吞噬掉了。
    而且蝎子王身上的硬壳竟然有些开裂了,好像是有什么东西要从里面钻出来一样。
    怪物继续的攻击,虽然有的已经受了重伤,但它们仿佛感觉不到身上的疼痛,都在疯狂的王蝎子王的身边儿冲,蝎子王这时候已经彻底的疯狂了……
    我看的一阵心惊,深深的出了一口气,看了一眼河洛,我对她这时候才有了更深的认识,没有想到养蛊是这么残忍的事情。
    “真的要走了,等这一只蝎子王清理了周围的活着的东西,如果它发现了我们,我们走了都困难。”
    我点了点头,我很是认同河洛的这一句话,这一次真的不敢再停留,拉住了她的手臂就向前面走了过去。
    道路还是崎岖的,甚至都不能说有路,我们只是在这一片嶙峋的山坡上缓慢的行走,有些地方还还走一些,但是有些地方却难走的要命,我们的速度时快时慢,但是已经和刚才站立的地方拉开了一些距离。
    “你说蝎子王最后会死?为什么会死呢?”我看着河洛的背影忍不住问道,河洛扭过脸来,“养蛊就是这样,如果蛊养好了以后,没有人放出去,这只蛊是活不了多久的,所以轻易我们都不会养蛊,只有在需要的时候才会养出一只出来,但是也有一些人……”河洛说道这里停顿了一下,“这些人是少数的,我们这一类人在山里面很不受待见的,这么说呢,如果需要你的时候,你就是神仙,你就是恩人,但是不需要你的时候,所有人看你的眼神都是白眼,都是鄙视。”
    听了河洛的话我更是好奇了,为什么会这情况呢?
    “你应该很是奇怪,这也跟我们这一类人有关系。”她定了定神接着说道:“在我们那里,会养蛊放蛊的人被人叫蛊婆,但是还有更难听的称呼,叫草鬼婆,而且只要是草鬼婆,肯定没有后代,有没有男人,就算是有男人,也会死的。”
    河洛的话让我心里面一惊,那我?
    河洛说到这里笑了一下,“实际上不是因为别的,就是因为山里面的人愚昧,有些被人叫作草鬼婆的人根本就不会养蛊放蛊,只是因为死了老公,你也知道在山里面,人总是要生存的,如果没有了男人也就是劳动力,生存就很是艰难,这样的人会被孤立,会被人认作不详,久而久之就传说这女人是草鬼婆,加上人的歧视和刻意回避,接触的人更少了,就会更孤僻。”
    “有人中蛊了,就会有人来找来解救,但是这些人不知道,蛊不单单是养出来的,在大自然中也有生出来的,比如我这一只母虫,就是自然生出来的。”
    我立刻就明白了河洛的话,这就跟我们乡下的神汉巫婆一样,刚开始的时候这些人都是正常人,平日里人们对他们又敬畏,又害怕,但是遇见什么解释不通的事儿的时候,或者是中邪的时候,又不得不去寻求帮助,情况是一样的,只不过听河洛说的话,在山里面的情况应该是更厉害一些。
    “你找到你父亲以后,解除了诅咒,你还会回去吗?会老家吗?”我心里面一动,这一句话脱口而出,但是说出这一句话以后我就后悔了。
    河洛的点了点头,但是又摇摇头,最后把头低了下来,“我……我还没有想好。”
    实际上我知道河洛要表达什么,但是我心里面一阵发虚,不敢再接下去,“这山路好难走,你说后面的那一只蝎子王会不会跟上来?”我赶紧转移了话题,不在聊这个尴尬的话题。
    “应该不会,我们的距离……”河洛的话还没有说完,忽然间后面就响起了一声吼声,我赶紧回头看去,只见一个怪物就在我们身后不远的坡上,嘴巴正长的大大的,露出满嘴锋利的牙齿,对着我们嘶吼。
    我心里面一抽,怪物不是应该都被蝎子王给干掉了吗?不会是蝎子王还没有把所有的怪物都干掉就死了吧,所以后面的怪物又接着跟了过来?
    一想到这里,我全身的肌肉又紧绷了起来.
    “这是那一只被定住的怪物,没有想到这么短的时间它就恢复了,你看它身上的金沙,还有胸口的那一个伤口。”
    果然是那一只怪物,刚才我还没有注意,现在被河洛这么一提醒我才注意到它身上闪着金光,而且在它的胸口还有一个巨大的孔洞,甚至我都能看见它胸口上面涌出来的绿色血液。
    就在河洛说话的时间,这只怪物直接就从坡儿上跳了下来,它的手里面还拿着那一柄锈迹斑斑的铁刀,随着它的跳落,铁刀狠狠地砸在了石头上面,石头上面立刻就出现了一捧火星。
    “走不了了,还按上一次的……”我来不及对河洛说太多,只说了这么一句话就冲上去。
    走是不可能走了,怪物在石头里面行走的速度绝对比我和河洛要快上许多,如果再拖延下去,我不知道这怪物会不会又叫来同伴,如果再来几只,我可没有办法再找一群蝎子来拖延它们。
    所以这时候只能是硬拼了,好在之前有一次击杀这怪物的经验,只要河洛定住了这只怪物,我就有把握吧它弄死。
    “河洛,虫子快……”我一边儿往前面冲去,一边儿回头对河洛叫道,接着弯腰从地上那个捡起了两块石头,直接就向怪物扔了过去。
    这怪物又是一声嘶吼,提着锈迹斑斑的铁刀直接就迎了上来。

本文链接:http://www.daomuxiaoshuo.cc/book/1777/310266.html

移动端链接:http://m.daomuxiaoshuo.cc/book/1777/310266.html

请记住《冥海禁地》 首发域名:www.daomuxiaoshuo.cc。盗墓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daomuxiaoshu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