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推理 > 白夜追凶
 

第九章 定罪 · 4

指纹 白夜追凶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关宏峰转身往车库外走去,走到周巡旁边时停下脚步:“怎么,难不成你想将错就错?如果想造证据出来的话,我可以帮你造个比这个更逼真的。”

周巡被噎住,不知该说什么。

关宏峰没再理会其他人,大步走出了车库,独自回到了会议室,桌子上摊放着各种各样的物证。他盯着笔记本电脑,电脑上正一遍遍反复播放着李地参和常艾艾被杀的时候车内录的那段视频。

赵茜走进来,拿了个物证袋。她把里面的房卡和几张指纹检验结果递给关宏峰:“关队,当年在房卡上检验出了四组不同的指纹,但是……”

关宏峰道:“没有王志革的对吧?”赵茜点头。

关宏峰无奈叹气,紧接着,周舒桐和周巡走了进来。关宏峰抬眼看周巡:“服务员做完指认了吗?”

“做是做完了,”周巡苦笑,“服务员指认出,五年前是小汪入室杀害的吕四平。要不是王志革还在押,我真有心直接把小汪送进去。”

关宏峰微微一笑。周巡停顿了会儿,咬咬牙:“没关系,咱们还有一天的时间。海港支队所有人都撒出去了,走访、查找当年和王志革搞破鞋的那个女人,没准……”

关宏峰抬头:“找到了又能怎么样?能证明是他杀了吕四平,和其余的那四对儿?”

周巡侧着脑袋想了会儿,不耐烦地在会议桌旁走来走去:“那咱们总得干点啥吧……说实话老关,你确定那线头真是你昨天晚上不小心掉在车里的?”

关宏峰瞟了眼在旁边的周舒桐,她原本正在看着周巡,话题转换到车里的线头,她立刻低下头。

关宏峰转过头,冷冷地看着周巡:“你确定我们为了给他定罪可以不择手段么?”

周巡又被噎住了,他咬着牙想了半天,最后不耐烦地摆摆手,出去了。

关宏峰转过头,沉声警告周舒桐:“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我们用这种方式给他定了罪,万一——我是说万一有一天,我们发现真凶不是他,那该怎么办?”

周舒桐目光闪烁,犹豫地回应:“关队,我只是觉得这么做……”

关宏峰郑重打断她:“几年前我们有一位优秀的同事,在面临同样情况时,也选择了这么做,并且在自己觉得正确的执法方式上越走越偏。后来别说执法,连警察也做不成。”

赵茜面露惊讶之色,周舒桐的表情则显得有些黯淡。

关宏峰轻轻敲敲桌子,继续沉声说道:“回到这个案子上来,我们确实应该给他定罪,但要通过正确的方式,以及合法的途径。王志革是个比较少见的个案,他之所以能多年来连环作案,很大程度得益于他参与物证鉴定工作所完善的反侦察能力。但洛卡尔物质交换定律告诉我们,只要进出犯罪现场,就一定会发生犯罪人与案发现场之间的物质交换。他也不例外。”

说完,他的目光回到电脑屏幕上,敲了下空格键。屏幕画面定格在凶手血淋淋的左手上。

关宏峰把画面截图,将图片不断放大:“说起来,这么高清晰度的视频还原,还是出自王志革之手。真有点讽刺是吧?”

画面放大到王志革手的局部,他指着血淋淋的左手,问周舒桐:“你看这像什么?”

周舒桐贴近屏幕,仔细地端详,注意到在他左手无名指的位置上,有个非常非常小的,与整只手上血色略有不同的色块。

周舒桐不太确定地道:“这是……他戴的结婚戒指?”

关宏峰笑了笑:“对,戒指。”他说完站了起来,正要往外走时,他回头看了眼赵茜搁在桌上的房卡,想了想,把房卡和那几张指纹检验结果也拿了起来,走出了会议室,周舒桐忙跟了上去。

王志革坐在审讯室里——在看守所关了半宿之后,他看上去很疲累,眼色晦暗,正与周巡对峙。关宏峰推门进来,坐在周巡旁边,两个人一同凝视着王志革。

王志革戴着背铐,一缕头发垂在眼前,但依旧很沉稳,头低着,微微翻着眼。

关宏峰起身面对他,声音平静、笃定:“五年前因为被勒索,给你的心里烙下创伤。你开始了不断强迫性地杀人,以驱逐自己心中抹之不去的屈辱感。这些年来,你的屈辱感是否抹去我不得而知,但你杀人的手法越来越熟练,并利用专业上的优势,消除线索甚至留下误导性质的信息,导致你犯的案件成为了悬案。这让你的内心越来越兴奋,越来越膨胀,同样也让你的内心感到越来越空虚,所以当你看到媒体把李地参案件闹得满城风雨时,依然确信没留下破绽的你,为了寻求刺激,向警方挑战,亲手把证据提供给了警方甚至媒体。没想到歪打正着引出了模仿犯。这一切让你更加兴奋,你的心里越痒痒,你就越想戳我们的痛处。你的心里是不是认为你足够聪明?认为你做的一切都天衣无缝?认为就算你公布了足够多的线索,引来我们的怀疑,也没办法给你定罪?我可以告诉你,你的如意算盘已经全部落空了。因为我们已经确定,你就是九件命案的真正凶手。”

沉默良久,王志革的声音嘶哑而沉稳:“证据呢?”

关宏峰道:“解开手铐。”

周巡一愣:“什么?”

“我说。”关宏峰道,“解开手铐!”

周巡上前,解开了王志革的手铐。

关宏峰:“摁住他左手。”

周巡虽然没明白关宏峰想干什么,但还是照做,随手把王志革的右手熟练地铐在椅子上,然后把他的左手摁在了桌子上。

关宏峰看了眼周巡:“要是我这次错了,可就真得牵扯国家赔偿了。”

赵茜已经在桌上打开了工具箱。关宏峰拿着把很小的尖嘴钳子,走到王志革面前,单独捏住王志革左手的无名指,看了眼上面的结婚戒指,然后定定看着王志革:“结婚十年,你摘下过婚戒么?”

王志革听到这话,先是不明就里,呆呆地望着关宏峰。短暂的对视之后,他猛地回过神来,拼命地挣扎着。

周巡看到他这种反应,一下子来了精神,死死地摁住了他,关宏峰拿着钳子,从他的手指上掰断戒指,把戒指摘了下来。

赵茜立刻上前,用棉签在王志革左手无名指戒指曾经遮住的地方擦了一圈。

赵茜看了看棉签,摇头:“好像没有什么残留。”

关宏峰冲她举着已经掰断的戒指的内圈,那上面有隐隐的污渍。他微微一笑:“这里面呢?总不可能是生锈了吧?”

戒指被送进技术处不久,结果就出来了。戒指内圈里有被害人的血迹——这证据已经不能再瓷实了!

刘长永道:“市局那边给我打了电话,对咱们专案组的效率很满意。老实说,关队,有你在和没你在确实不一样。”虽然是在夸人,但刘长永的表情有点别扭,甚至还特意转过了脸,没看关宏峰。

这时,一名刑警带着董涵从门外走进来。周巡上前,和董涵握手寒暄,半回过头,看着刘长永:“老刘,还是你接待一下吧,确保咱们董记者所在的《津港头条》能发布第一手的案件新闻。”

刘长永带着董涵走进楼道,大厅里只剩关宏峰、赵馨诚和韩彬。

赵馨诚依然难掩兴奋:“行,关队,那我们先撤了。老周说专案报告他会去写。弄完了我直接签个字就行。这回能有机会跟您一块儿查案,我也是受教了。希望今后有机会能常来往。”

他和关宏峰握完手,往门外走,韩彬也走了过来,特意和关宏峰握手:“这次跟关队学到了很多东西,谢谢您。”

关宏峰意味深长地看着他:“说到感谢,大概是我得感谢你吧……咱们有机会再联络。”

韩彬冲关宏峰笑了笑,跟在众人后面走了。

周巡走过来:“放心吧,这回的专案报告,我一定从头到脚把你夸成朵花。而且听老刘说,市局对这次你在专案中的作用一直有所了解,态度已经缓和多了。那个姓董的记者也答应在媒体上支持咱们。走走走,咱俩吃个饭去。”

关宏峰:“先等等。”周巡一愣:“等……等啥?”

关宏峰看了眼周巡:“一个不太确定的推测。”

周巡疑惑地看着关宏峰,但关宏峰没有继续的意思。

正在这时,周舒桐和赵茜正送王志革的妻子唐莹往楼外走。走到关宏峰身边的时候,关宏峰出声叫住了她。

关宏峰:“唐女士,请等一下。”

唐莹停下来,哭得红肿的双眼疑惑地看着关宏峰。

关宏峰从兜里掏出个物证袋,里面是张房卡:“在您爱人实施的第一起案件中,我们找到了一张房卡。”

唐莹迷茫地点头,眼神没有聚焦。关宏峰道:“他虽然清理了整个现场,但这张房卡是吕四平开门后就插在电源插槽里的,您丈夫勒死吕四平后离开房间时,显然并不需要把房卡拿走,所以这张房卡一直留在电源插槽里,成为了整个现场中他唯一没有清理过的物证。这张房卡上,我们找到了四组指纹,没有任何一组和您丈夫的指纹吻合。甚至没有任何一组指纹是属于吕四平的。”唐莹听着听着,有些涣散的眼神逐渐集中起来。

关宏峰接着说:“依据酒店服务员的描述,吕四平那天是和一个女人开的房。吕四平是用自己的身份证做的登记,但接过房卡的却是那个女人。对于那起案件,我一直有一点很想不通。那就是,谁为您丈夫开的门?”

这时,唐莹的表情已经变了,之前所有的委屈、难过都已经消失了,她的表情变得越来越僵硬,眼神也逐渐冷了下来。

关宏峰微笑了一下:“所以,我在这里等您,也是不揣冒昧。请您留下指纹,做一下比对。”

唐莹盯着关宏峰的眼神流露出一丝恶毒和怨恨,身体却不受控制地颤抖起来。

一旁,周舒桐和赵茜虽然是一脸的惊讶,但却进入了防备状态。

周巡眯起眼,重新审视唐莹。众人的目光都聚焦在这个娇小的女人身上。

唐莹慢慢塌下了肩膀。

不远处的户外停车场,赵馨诚发动车子,韩彬饶有兴致地看着关宏峰的所作所为,然后抬头看看天,雨停了,阳光慢慢照了下来。韩彬钻进车内。

顾局和周巡两人站在办公桌前,正在向领导汇报。办公桌后的领导手里拿着书面报告,听取着汇报,余光却不停地扫视着摊在写字台上的报纸标题——

《五案九尸凶手难逃天网——市公安局集结精英终破案》

《基因检测新技术助力“6·21”杀人案告破》

《“6·21”杀人案火速告破——公安精英大显神威》

《“6·21”杀人案告破,凶手五年间数次犯案背九条人命》

市局领导露出满意的笑容,听着顾局和周巡的汇报,频频点头。

办公桌对面,周巡看着市局领导的表情,暗自松了口气,关宏峰站在他身边,背过身去,用手机悄悄发了一个短信。

关宏宇坐在沙发前盯着电脑,手机响起,他打开短信,短信内容是:案子破了。他的目光转到库房箱子上摆着的笔记本电脑,跟笔记本电脑相连的,正是他从交管局拿回来的移动硬盘。

电脑屏幕定格在一帧监控画面上,右上角的时间显示是2月13日的晚上21点21分。

监控画面上拍到了一个男人的右半边身形。

虽然没有看到左脸的伤疤,但关宏宇很清醒地意识到,监控画面上出现的,绝不是他自己。

关宏峰是下午回来的。

茶几上放着笔记本电脑,他在客厅的沙发上坐着看视频,电脑上插着交管局送来的移动硬盘。关宏宇靠在拉着窗帘的窗户旁,目光一直没有离开过关宏峰,眼神有些异样。

关宏峰看着视频,皱起眉,并没发现关宏宇的反常:“不是跟你说不要在家里抽烟了么?”

关宏宇没搭腔。

本文链接:http://www.daomuxiaoshuo.cc/book/2/163.html

移动端链接:http://m.daomuxiaoshuo.cc/book/2/163.html

请记住《白夜追凶》 首发域名:www.daomuxiaoshuo.cc。盗墓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daomuxiaoshu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