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暮光之城3:月食
 

第五章 烙印

斯蒂芬妮·梅尔 暮光之城3:月食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上一章:第四章 本能

下一章:第六章 瑞士

  “你还好吗,杰克?查理说你很痛苦……你好一些了吗?”

  他用一只温暖的手握着我的手,“没那么糟糕。”他说,但是他不愿意看着我的眼睛。

  他牵着我的手和我肩并肩地慢慢朝那块浮木长凳走回去,眼睛盯着那些五彩斑斓的鹅卵石。我又坐回到我们的树上,但是他坐在一片潮湿的岩石地面上,没有坐在我旁边。我不知道,是不是这样可以更好地掩饰他的表情。他还是握着我的手。

  我开始喋喋不休地来填补这片沉默的空白。“我上次来这里是很久很久以前。我很可能错过了许许多多的事情。山姆和艾米莉过得怎么样?还有安布里。吉尔他……”我话只说了一半就打住了,想起来雅各布的朋友吉尔一直以来都是个非常敏感的话题。

  “啊,吉尔。”雅各布叹气道。

  那样的事情肯定发生了——吉尔一定已经加入那个团体了。

  “我很抱歉。”我低声说道。

  令我惊讶的是,雅各布哼着鼻子说道:“别对他说这些。”

  “你是什么意思?”

  “吉尔不想得到别人的同情。正好相反——他精神抖擞得很,完全是兴奋不已呢。”

  我根本听不懂他在说什么,其他的狼人都因为他们的朋友和他们的命运一样而悲伤不已:“嗯?”

  雅各布歪过头看着我,他微笑起来,转动眼睛说道:“吉尔觉得这是发生在他身上最酷的事情,部分原因在于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了,而且朋友们失而复得这令他非常兴奋——成为‘群内’的一分子,”雅各布又哼着鼻子继续说,“不该感到惊讶的,我猜,这才是吉尔啊!”

  “他很喜欢这样?”

  “老实说……他们大多数人都很喜欢。”雅各布不疾不徐地说道,“这样也有好的一面——速度,自由,力量……还有家一般的——归属感……山姆和我是真正感到很伤心的两个,而且山姆很早以前就经历过这一切了,而我现在则是那个软弱、爱哭的小孩。”雅各布自我解嘲地大笑起来。

  有那么多我想知道的事情:“为什么你和山姆不一样呢?在山姆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遇到什么问题了?”我一个接一个地抛出这些问题,根本容不得人家来回答,不过雅各布又大笑起来了,“说来话长。”

  “我给你讲了个长长的故事,此外,我也不急着回去。”我说道,当想到可能会遇到的麻烦时我做了个鬼脸。

  他敏捷地抬头看了看我,听出我话中有话:“他会生你的气吗?”

  “是的,”我承认道,“他很不喜欢我做那些他认为……很冒险的事情。”

  “比如和狼人们一起玩?”

  “是的。”

  雅各布耸了耸肩:“那么就别回去了,我睡在沙发上。”

  “那倒是个不错的主意,”我嘟囔着说,“因为那样的话他就会来找我了。”

  雅各布僵在那里,接着沮丧地笑着说:“他会来吗?”

  “如果他担心我受伤了,或者诸如此类的——那是很可能的。”

  “我的点子向来就不赖。”

  “求你了,杰克,这真的让我很为难。”

  “什么让你为难?”

  “你们两个人随时准备杀死对方!”我抱怨道,“这使我快疯了,为什么你们两个就不能彼此彬彬有礼一些呢?”

  “他真的准备好杀死我吗?”雅各布脸色凝重地笑着问道,对我的愤怒漠不关心。

  “和你想象的不一样,”我意识到我在大声叫嚷,“至少,在这一点上他是个大人的样子。他知道伤害你会伤害到我——所以他永远都不会,而你根本对此毫不在意!”

  “是的,对,”雅各布低声说道,“我确信他倒是个爱好和平的人。”

  “哈!”我把手从他的手中抽了回来,推开他的头。接着我把膝盖抱在胸口,双臂紧紧地环抱着它们。

  我气愤地盯着地平线,心中满腔怒火。

  雅各布沉默了几分钟。最后,他终于从地上站了起来,坐在我身旁,然后把胳膊搭在我肩上。我用力地把它抖落了。

  “对不起,”他平静地说道,“我会努力克制自己的。”

  我没有回答。

  “你还想听听有关山姆的消息吗?”他主动提议道。

  我耸了耸肩,不置可否。

  “和我说的一样,说来话长,而且非常……奇怪。这种新生活中充满如此多的奇奇怪怪的事情,我给你讲的还不到一半。这件发生在山姆身上的事情——哦,我不知道我能否准确地说明白。”

  尽管我很恼火,但他的话还是激起了我的好奇心。

  “我在听。”我硬生生地说道。

  从眼角我看见他的脸上展开一抹微笑:“山姆所经历的要比我们其他人困难得多。因为他是第一个,而且他是独自一人,没有一个人能听他倾诉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情。山姆的祖父在他出生之前就已经去世了,而他的父亲从来就没出现过,他身边没有人认出这些迹象。第一次发生这样的事情时——第一次他改变的时候——他以为他发疯了,他花了两个星期的时间平静下来后才变回来。

  “这是在你来福克斯之前,所以你不会知道。山姆的母亲和里尔?克里尔沃特请护林员帮忙寻找他,人们都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故或类似的事情……”

  “里尔?”我问道,心中一惊。里尔是哈里的女儿。听见她的名字,一股同情之情油然而生。哈里?克里尔沃特是查理的至交,在刚过去的这个春天里因为心脏病突发逝世了。

  他的声音有些变化,变得更加沉重了:“是的,里尔和山姆在高中时就是一对恋人。他们在她还刚上高一的时候就开始约会了,山姆失踪后她都快发疯了。”

  “但是他和艾米莉……”

  “我就要讲到这里了——是这个故事的一部分。”他说道。他慢慢地吸了一口气,接着猛地呼出来。

  我以为山姆在艾米莉之前不曾爱上其他人,这个想法有些愚蠢。大多数人在一生中会恋爱、失恋很多次。只是因为我看见过山姆和艾米莉在一起的情景,我无法想象他和别人在一起的样子。他看着她的眼神……好吧,这让我想起有时候我在爱德华眼中看见的眼神——当他注视着我时。

  “山姆回来了,”雅各布说,“但是他不愿意跟任何人谈起他去了哪里。流言飞语四起——大多数人都是说他肯定没干什么好事情。接着,一天下午老吉尔?阿提拉——吉尔的祖父来拜访乌利太太,山姆碰巧遇到他。山姆和他握手,老吉尔差点儿没心脏病发作。”雅各布停下来大笑起来。

  “为什么?”

  雅各布把手放在我的脸颊上,把我的脸转过来看着他——他正向我倾身过来,脸离我只有几英寸远。他的手掌烫到我的皮肤,好像他发烧了一样。

  “哦,好了。”我说道,我的脸离他的脸那么近,他的手在我的皮肤上灼烧,这让人感到不自在,“山姆的体温很高。”

  雅各布又大笑起来:“山姆的手让他觉得好像在炉子上烤一样。”

  他离我那么近,我能感觉到他温暖的气息。我漫不经心地伸出手,本想把他的手从我手上推开,但是最后我还是让他和我十指交错以免伤害他的感情。他微笑着退了回去,没有被我试图冷漠的努力所欺骗。

  “就这样,阿提拉先生径直去找其他的长老了,”雅各布继续说道,“现在只有他们仍然知道、记得这种事情了。阿提拉先生,比利和哈里实际上看见过他们的祖父们发生改变的情景。当老吉尔告诉他们这些时,他们秘密地会见了山姆,并给他解释了这一切。

  “他了解之后就更容易面对了——当他不再孤立无援之后。他们知道他不是唯一一个受到卡伦家族归来影响的人。”——他说出这个名字的时候,声音里掺杂着下意识的憎恨——“但是,其他人都还没有达到这个年龄,所以山姆等着我们大家和他一起……”

  “卡伦家族的人不知道,”我耳语般地说道,“他们根本不知道这里还有狼人,他们不知道他们来到这里会让你们发生改变。”

  “但这并不能改变已经发生了的事实。”

  “别提醒我认清你坏的一面。”

  “你认为我应该像你一样宽容吗?我们不可能是圣人和殉道者。”

  “成熟一点儿,雅各布。”

  “我希望我能。”他平静地咕哝道。

  我盯着他,想弄明白他的反应:“什么意思?”

  雅各布轻声笑了起来:“我提到的那些奇怪的事情之一。”

  “你……不能……长大成人啦?”我茫然地说道,“你是什么?不会……变老?是开玩笑的吗?”

  “不是。”他的话音砰地落在字母P①上面。

  我感觉到血液涌上我的脸颊,泪水——愤怒的泪水——充满了我的眼眶。我的牙齿紧紧地咬在一起,发出清晰可辨的摩擦声。

  “贝拉?我说错什么了?”

  我又站了起来,双手捏成拳,整个人都在颤抖,“你——不——会——变老。”我从牙缝里吼出这几个字。

  雅各布温柔地托住我的手,想让我坐下来:“我们谁都不会,你到底怎么啦?”

  “我是那个唯一会变老的人啰?该死的,每天我都在变老!”我几乎尖叫起来,两只手在空气中挥舞,我体内的某个部分意识到这种挥舞拳头的方式非常像查理,但是我的理智已经为烦躁所湮没了,“该死!这究竟是什么样的世界?哪里才有公正?”

  “放松点儿,贝拉。”

  “闭嘴,雅各布,闭上你的嘴!这实在太不公平了!”

  “你真的跺脚了吗?我以为只有在电视上女孩子们才那样呢!”

  我咆哮着,声音不再那么明显。

  “没有你想的那样糟糕。坐下来,我会解释给你听的。”

  “我要站着!”

  他转了转眼睛:“好吧,随你,但是听好了,我会变老的……总有一天。”

  “说来听听。”

  他拍了拍树,我恶狠狠地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就坐了下去;我的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我平静下来之后意识到自己出了洋相。

  “当我们足以控制自己,放弃之后……”雅各布说道,“当我们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不再变异,我们又会变老。这并不容易。”他摇了摇头,突然有些怀疑,“要掌握那种自制力真的需要很长时间,我想,就连山姆都还没有达到那个境界。因为马路上有一大群吸血鬼根本无法令人克制。部落需要守护者之时我们根本没有想过要放弃,但是你真的没有必要为此判若两人啊,不管怎么样,因为我已经比你老了,至少在身体上是这样。”

  “你在说什么?”

  “看着我,贝尔,我看起来像十六岁吗?”

  我上下打量着他那猛犸一样的身躯,努力不要有偏见:“不完全是,我猜。”

  “完全不像。因为在狼人基因被激活后的几个月内,我身体内部就已经完全长成熟了,这简直就是飞速成长。”他扮了个鬼脸,“身体上,我可能已经有二十五岁左右了。因此,你没有必要为此大惊失色,你对我而言要显得太老至少还有七年的时间呢。”

  二十五岁左右。这个念头在我脑海里搅和,但是我记得那种飞速成长——我记得他在我眼前突然长高,长大。我记得他每天都不一样……我摇摇头,感到一阵眩晕。

  “那么,你想听山姆的故事,还是想再为我没法控制的事情冲我尖叫呢?”

  我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对不起,年龄对我来说是个敏感话题,这触动了我的神经。”

  雅各布的眼睛变得紧张起来,看起来他好像是在斟酌该如何措辞。

  由于我不想谈论这件的确很敏感的事情——我将来的计划,或者是上述计划有可能会打破的条约,我提示他说:“那么一旦山姆了解了发生的事情,一旦他有比利、哈里和阿提拉先生在他身边,你说过事情就没那么艰难了。那么,你也说过,也有很酷的地方……”我略微迟疑了一下,“为什么山姆那么恨他们?为什么他希望我恨他们?”

  雅各布叹了叹气:“这才是最奇怪的地方。”

  “我倒是认为奇怪的事情还不错呢。”

  “是啊,我知道,”他露齿一笑,而后继续娓娓道来,“实际上你是对的。山姆知道正在发生的事情,一切差不多都很顺利。在绝大多数地方,他的生活变得,呃,不正常了,但是更好了。”接着雅各布的表情变得紧张起来,好像有什么痛苦的事情就要发生了一样,“山姆没法告诉里尔。我们不应该告诉不必知道此事的任何人,而且他待在她身边对她也不安全——但是他撒了谎,就像我对你一样。里尔因为他不肯告诉她发生了什么事而勃然大怒——他去了哪里,他晚上去哪里了,为什么他总是如此筋疲力尽——但是他们还是努力解决这些矛盾。他们一直在努力,他们真的很爱对方。”

  “她发现了吗?这就是发生的事情吗?”

  他摇了摇头:“没有,这不是问题所在,她的表妹艾米莉?杨有个周末从马卡保留地南下来看望她。”

  我惊诧地问道:“艾米莉是里尔的表妹?”

  “另外一个表妹,不过她们很亲近,小时候她们就像亲姐妹一样。”

  “那……很可怕,山姆怎么能……”我摇着头,话音逐渐变得小了。

  “现在别妄加评论,有没有人曾经告诉过你……你听说过烙印的事情吗?”

  “烙印?”我重复着这个不熟悉的词语,“不,这个词是什么意思?”

  “这是我们必须面对的稀奇古怪的事情之一,并不是每个人都会有这样的经历。实际上,这种例外也很少见,不是一般的规律。山姆那个时候已经听说了所有的事情,那些我们过去一直以为是传说的事情,他也听说过烙印,但是他从来没想过……”

  “这到底是什么?”我追问道。

  雅各布的眼睛又望向了海洋:“山姆的确很爱里尔,但是当他见到艾米莉时,这一点已经不重要了。有时候……我们并不确切地知道为什么……我们是那样遇见自己的配偶的。”他的视线迅速飘回到我身上,脸涨得通红,“我的意思是……我们的精神伴侣。”

  “什么方式?一见钟情?”我窃笑道。

  雅各布没有笑,他的黑眼睛流露出对我的反应的批评:“这比那来得更强烈一些,更加绝对。”

  “对不起,”我低声说道,“你是认真的,对不对?”

  “是的,我是认真的。”

  “一见钟情?但是更强烈?”我还是带着怀疑的语气问,他能听出来。

  “要解释清楚并非易事,不管怎么样,也没什么关系。”他冷漠地耸了耸肩,“你只是想知道在山姆身上发生了什么事,他因为吸血鬼的存在而发生改变,这使他憎恨他们,这就是所发生的事情。他伤了里尔的心,他背弃了他曾经对她许下的所有诺言,每天他都得面对她眼中的责备,而且知道她完全有理由这么做。”

  他突然停下不说话了,好像他所说的并不是他想要表达的那样。

  “艾米莉又如何面对此事呢?如果她和里尔如此亲密的话……”山姆和艾米莉在一起倒是天生一对,就好像魔方的两块,形状完全吻合。不过……艾米莉又是如何克服他曾经属于别人的事实的呢?而那个别人差不多就是她的姐姐。

  “刚开始的时候,她真的很生气,但是真的很难抗拒这种程度的专一和喜爱。”雅各布叹气道,“接着,山姆能够向她坦白一切,当你找到另一半的时候就没有什么条条框框可以束缚你了。你知道她是怎么受伤的吗?”

  “是的,福克斯流传的故事说她遭到一只熊的袭击,但是我知道其中的秘密。”

  狼人情绪不稳定,爱德华说过,靠近他们的人会受伤。

  “啊,令人感到够奇怪的是,他们差不多就是这样解决问题的,山姆如此害怕,因为自己感到难过不已,他对自己所做的一切满心憎恨……他宁愿自己被车轧死,如果那样会让她好受一点儿的话。不过他本可以这么做的,只是为了逃避他所做的一切。他吓坏了……接着,不知怎的,她成了那个安慰他的人,在那之后……”

  雅各布没有说完他的思绪,我感觉到故事到这里开始带有太个人的东西,因而不能说了。

  “可怜的艾米莉,”我轻声说道,“可怜的山姆,可怜的里尔……”

  “是啊,里尔是最痛苦的那个,”他也认同我的想法,“她故作坚强,打算做伴娘。”

  我凝视着远方那些突兀嶙峋的礁石,它们像断裂的手指一样高耸出海港南边的海平面,我想理出头绪。我能感觉到他的眼睛注视着我的脸,等待着我开口说话。“这种事发生在你身上了吗?”我最后终于问道,眼睛仍然看着别处,“这种一见钟情的事情?”

  “没有,”他轻快地回答道,“只有山姆和杰莱德。”

  “哦。”我说道,努力只表现出礼貌性的兴趣。我很放心了,试图在内心解释自己的反应。觉得我高兴只是因为我俩之间没有那种神秘的、和狼人有关的联系。我们的关系现在已经够令人迷惑不解的了,我没有必要再面对一些超自然的东西。

  他也安静下来,这种沉默有些尴尬,直觉告诉我,我不想听见他在想的事情。

  “杰莱德的事情是怎么解决的?”我开口问道,以打破沉默。

  “那可没什么戏剧性的事情。只是一个他一年来每天都坐在她旁边的女孩,他从来不会多看她一眼。接着就在他发生改变后,他再次看见她,从此他的眼神再也没有离开过。琪姆兴奋不已,沉醉其中。她一直迷恋着他,在她的日记里,她把他的姓放在她名字后面。”他嘲笑地大笑起来。

  我皱了皱眉头:“杰莱德对你说的这些吗?他本不应该告诉你的。”

  雅各布咬住嘴唇,说道:“我猜我不该笑的,不过,这的确很有意思。”

  “某个精神伴侣。”

  他叹了叹气:“杰莱德并不是故意告诉我们的,我已经告诉过你这部分的,还记得吗?”

  “噢,是的,你们能听见彼此的思想,但是只是当你们变成狼的时候,对吗?”

  “是的,就和你的吸血鬼一样。”他气愤地说道。

  “爱德华。”我纠正他道。

  “当然啦,当然啦,这就是我究竟是如何了解山姆的感觉的。如果他有选择的话,他大概不会告诉我们所有的一切。实际上,这是我们所有人都讨厌的事情。”他语气中的恨意突然变得更加犀利了,“这很讨厌,没有隐私,没有秘密。你感到耻辱的一切事情都摆在别人面前,一目了然。”他颤抖着说。

  “听起来很恐怖。”我轻声说道。

  “有时候,在我们需要通力协作的时候,这也很有帮助。”他不情愿地说道,“很久以前,有一次当某个吸血鬼越界跑到我们的领地上,劳伦特让我们很开心。如果卡伦家族上个星期六没有挡住我们的道儿的话……哈!”他****着说,“我们本来可以抓住她的!”他的拳头因为生气紧紧地握成了一团。

  我退缩了,我为贾斯帕或艾米莉可能受伤已经够担心的了,但这种担心根本无法与想到雅各布要对抗维多利亚时使我感觉到的恐慌程度相提并论。埃美特和贾斯帕是我能够想象到的最坚不可摧的人了,雅各布还是温暖的,相比之下他还是人类,会死亡。我想到雅各布面对维多利亚,她那鲜艳的头发飘浮在她那猫一般的脸孔上……我感到一阵战栗。

  雅各布表情好奇地仰视着我的脸:“不过,难道这不是你一直所处的状态吗?你的头脑里一直有他?”

  “噢,不,爱德华从来都没法进入我的头脑,这只是他的希望而已。”

  雅各布露出迷惑不解的表情。

  “他听不见我的思想,”我解释道,我的声音在旧习惯的驱使下变得有些沾沾自喜,“对他而言,我是唯一的例外,我们不知道为什么他不能。”

  “真奇怪。”雅各布说。

  “是的,”我的沾沾自喜渐渐消失了,“这可能意味着我的大脑有些问题。”我承认道。

  “我已经知道你的脑子有问题了。”雅各布咕哝道。

  “真是多谢啊!”

  太阳突然从乌云中蹦了出来,这倒是意外的惊喜,水面上波光粼粼,我不得不眯起眼睛。周遭所有的一切都改变了颜色——海浪从灰色变成了蓝色,树木从深橄榄色变成了明亮的碧玉色,彩虹般绚烂的鹅卵石像珠宝一样熠熠生辉。

  我们斜视了一会儿,调节一下眼睛。这里鸦雀无声,只有海浪发出的低沉的咆哮声在庇护下的海港四周回荡,海水拍打着使石头互相摩擦发出轻柔的碾动的声音,以及海鸥在高空盘旋发出的叫声。这里非常安静。

  雅各布坐得离我更近了,他差不多斜靠在我的胳膊上,他是那么温暖。过了一会儿,我抖落身上的风雨夹克,他在喉咙深处发出一丝心满意足的声音,把脸靠在我的头上。我能感觉到太阳晒热了我的皮肤——还以为这不会有雅各布那么温暖——我懒散地想到要过多久我才会燃烧起来。

  我心不在焉地把右手扭到身体侧面,注视着在阳光下发出淡淡的光芒的伤疤,那是詹姆斯留下的。

  “你在想什么?”他轻轻地问道。

  “太阳。”

  “嗯,真好。”

  “你在想什么?”我问道。

  他自顾自地哧哧笑了起来:“我想起你带我去看的那部白痴电影,迈克?牛顿看到什么都呕吐不止呢。”

  我也大笑起来,很惊讶时间是如何改变我们的记忆的。以前这一直是令人压抑,令人迷惑的。那夜之后许多事情都变了……而现在我能大笑了。那是在雅各布知道自己传承的真相之前他和我一起度过的最后一个夜晚,最后一个人类记忆。现在回忆起来,却变得不可思议地令人愉悦了。

  “我想念那一切,”雅各布说道,“以前我们相处是那么简单……一点儿也不复杂,我很开心我的记忆不错。”他叹了叹气。

  当他的话激起我的记忆时,我的身体突然紧张起来,他也感觉到了。

  “怎么啦?”他问道。

  “和你那不错的记忆有关……”我离他稍远一些以便看清他的脸。这一刻,有些令人迷惑不解,“你介意告诉我星期六早上你做了什么吗?你想的东西令爱德华心烦意乱。”心烦意乱不足以确切地描述那时的情景,但是我想要个答案,所以我想最好不要一开始就把事情讲得那么严重。

  雅各布的脸露出豁然开朗的表情,他大笑起来:“我只是想着你,他不是很喜欢这样,是不是?”

  “我?关于我什么的?”

  雅各布大笑着,这会儿声音更加尖刻了:“我想起山姆那天夜里发现你的时候的样子——我在他的大脑里看见了这一切,就好像我身临其境一样;你知道,那个记忆一直困扰着山姆。接着我记起第一次你到我家来的时候的样子,我敢打赌你根本没意识到那个时候你的状态简直一团糟,贝拉,过了好几个星期你看起来才有点儿人样。我也记得你总是双臂环抱在胸前,努力使自己振作一点儿的样子……”雅各布不自觉地退缩了,接着他摇了摇头,“对我而言很难记清楚你到底有多么伤心,这不是我的错。所以我猜这对他而言更难,而且我想他应该看一看他所做的一切。”

  我拍打着他的肩膀,手都打疼了:“雅各布?布莱克,再也不要干这样的事情了!答应我你不会了。”

  “决不。几个月来我可没做过比这更有意思的事情了。”

  “那么就当帮帮我,杰克——”

  “嗨,得了吧,贝拉。我什么时候会再见到他?别担心。”

  我站了起来,正准备走开的时候,他一把抓住我的手,我想挣脱他:“我要走了,雅各布。”

  “不要,现在别走,”他反对道,他的手紧紧地握着我的,“对不起,而且……好吧,我再也不做了。我发誓!”

  我叹气道:“谢谢,杰克。”

  “走吧,我们回我家去吧。”他迫不及待地说。

  “实际上,我想我真的要回去了。安吉拉?韦伯在等我,我知道爱丽丝担心我,我不想让她太着急。”

  “但是你才刚刚来这里。”

  “我也这么觉得。”我深有同感地说道。我抬头看着刺眼的太阳,不知不觉已经红日当头了,时间怎么过得这么快啊?

  他的眉毛紧蹙在眼睛之上:“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你。”他带着很受伤的语气说道。

  “下回他不在的时候我会回来的。”我冲动地允诺道。

  “不在?”雅各布眼睛骨碌碌地转了转,说道,“这可是美化了他在做的事情,令人作呕的寄生虫!”

  “如果你做不到友善的话,我再也不会回来了!”我威胁他,大叫着想抽出我的手,但他紧抓着我的手不放。

  “哟,别生气啊,”他说着,还露齿一笑,“不过是条件反射嘛。”

  “如果想我再回来的话,你得弄明白某些事,怎么样?”

  他等待着。

  “瞧,”我解释道,“我不在乎谁是吸血鬼,谁是狼人,这些都不重要。你是雅各布,而他是爱德华,我是贝拉,其他的一切都无关紧要。”

  他眼睛略眯着说:“但是我是狼人,”心不由衷地,“而他是吸血鬼。”他补充道,语气里明显充满着厌恶。

  “我还是处女星①呢!”我愤怒地大叫道。

  他挑起眉毛,用好奇的眼神忖度着我的表情,最后,他耸了耸肩。

  “如果真的能这样看待这件事……”

  “我能,我真的能。”

  “好吧,只是贝拉和雅各布,别再提什么奇怪的处女星了。”他笑着对我说,那是我如此怀念的温暖的熟悉的微笑啊,我感觉到回应的微笑在我的脸庞上荡漾开来。

  “我真的很想念你,杰克。”我冲动地坦白道。

  “我也是,”他的笑容更灿烂了,清澈明亮的眼睛洋溢着幸福,不再充斥着愤怒的挖苦,“比你知道的还要想你,你很快就会回来吗?”

  “我尽快。”我答应他。

本文链接:http://www.daomuxiaoshuo.cc/book/907/161928.html

移动端链接:http://m.daomuxiaoshuo.cc/book/907/161928.html

请记住《暮光之城3:月食》 首发域名:www.daomuxiaoshuo.cc。盗墓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daomuxiaoshu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