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暮光之城3:月食
 

第十七章 结盟

斯蒂芬妮·梅尔 暮光之城3:月食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贝拉?”

  爱德华温柔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我转过身看见他敏捷地从门廊台阶上一跃而下,他的头发迎风飘扬起来。他立刻把我揽人怀中,就像他在停车场那样,再次亲吻我。

  这个吻令我感到害怕。他的唇与我的吻合在一起的时候那种渴望太紧张,太用力了——就好像他很害怕我们只剩下这么一点儿时间一样。

  我无法让自己思考那些,不去想我是否只剩下几个小时当人类了。我挣脱他,“让我们熬过这个愚蠢的派对吧。”我咕哝着道,没看他的眼睛。

  他双手捧着我的脸,一直等到我抬起头看着他:“我不会让任何事发生在你身上的。”

  我用没受伤的那只手的手指抚摸着他的嘴唇:“我对自己并不是那么担心。”

  “为什么我对此没那么吃惊呢?”他自言自语地咕哝道,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轻松地笑了起来,“准备好庆祝了吗?”他问道。

  我呻吟起来。

  他为我打开门,牢牢地搂住我的腰。我呆呆地站在那里许久,然后才慢慢地摇头:简直不敢相信。”

  爱德华耸耸肩:“爱丽丝就是爱丽丝。”

  卡伦家的内部被改装成了夜总会——在现实世界里不经常存在,只有电视里才有的那种。

  “爱德华!”爱丽丝在巨型的扬声器旁边叫道,“我需要你的建议。”她指着堆集如塔一样的一堆CD唱片,“我们应该让他们听一些熟悉的,舒缓的?还是——”她指着另外一堆,对他们进行品味音乐的教育?”

  “放一些舒缓的吧,”爱德华建议道,“牵马到河易,强马饮水难。”

  爱丽丝认真地点点头,开始把教育型的CD唱片装进盒子里。我注意到她换上一条装饰着小圆金属片的上衣,红色的皮裤。裸露在外面的皮肤在跳动的红绿灯影下产生一种奇特的效果。

  “我想我穿得有些不太得体。”

  “你好极了。”爱德华不认同地说道。

  “你会的。”爱丽丝更正道。

  “谢谢,”我叹气道,“你真的认为人们会来吗?”谁都可以听出我语气中的希望。爱丽丝冲我扮了个鬼脸。

  “每个人都会来,”爱德华回答道,“他们都迫不及待地想要看一看隐居的卡伦家族神秘的房子内部呢。”

  “真是特别令人高兴啊!”我呻吟道。

  没有什么事情我帮得上忙的。我怀疑——即使在我不需要睡眠之后,能以更快的速度行动——我是否能像爱丽丝那样把事情打理得井井有条。

  爱德华不让我离开一小会儿,把我拖在他身边和他一起去找贾斯帕,然后是卡莱尔,告诉他们我对那件事情的领悟。我听他们讨论如何袭击西雅图的军队时,暗自感到害怕。我敢说贾斯帕对人数方面不是很满意,但是他们又不能联系不愿意帮忙的坦妮娅家族以外的其他人。贾斯帕并没有试图掩饰他的绝望,爱德华之前也有过这样的反应。很容易看出来他不喜欢下风险如此高的赌注。

  我不能袖手旁观,等待着,希望他们回家。我不会,我会疯掉的。

  这时候门铃响了。

  顷刻间,所有的一切都变得离奇的正常了,完美的微笑、真诚而温暖取代了卡莱尔脸上的紧张。爱丽丝调高了音乐的音量,接着轻快地跑去开门。

  是一群我郊区的朋友,他们要么是因为紧张,要么是因为害怕不敢单独过来。杰西卡第一个出现在门口,迈克站在她右边,泰勒、科纳、奥斯汀、李、萨曼塔??就连劳伦也跟在最后面,她挑剔的眼睛里绽放着好奇的目光。他们全都很好奇,接着当装扮得像别致的卡车围墙一样的巨大房间尽收眼底时,他们全都变得感叹万分起来。房子里不是空的,所有卡伦家的人都各就各位,准备上演他们平时就伪装得尽善尽美的表演。今夜,我感觉自己也和他们一样在演戏。

  我走过去欢迎杰西和迈克,希望我声音中的热情听起来是恰如其分的兴奋。我还没招呼好其他人,门铃又响了。我请安吉拉和本进来,让门敞开着,因为埃里克和凯蒂正好在上台阶。

  我根本没有机会感到恐慌。我得跟大家说话,全身心地保持欢乐的心情,像女主人一样。尽管这场派对宣传的时候是为爱丽丝、爱德华和我一起开的,不可否认,大家都纷纷向我表示祝贺和感谢,一时间我成了众人瞩目的焦点。或许是因为卡伦家的人在爱丽丝准备的派对灯光下显得略微有些不对劲儿吧。这种灯光使得普通人站在像埃美特这样的人身旁时很难感到放松。我看见埃美特在餐桌对面朝迈克露齿一笑,红色的灯光在他的牙齿上闪烁,我注意到迈克不假思索地往后退了一步。

  可能爱丽丝是故意这么做的,逼我成为大家注意力的中心——她以为我应该会更加享受这个位置的。她总是乐此不疲地使我成为她眼中的人类的样子。

  派对显然很成功,尽管他们因为卡伦家的人在场本能地感到不安——或许那恰恰使气氛变得更加刺激了。音乐现在变得很有感染力了,灯光也差不多产生了催眠的效果。从食物消失的速度来看,那肯定也不错。整个房间都人头攒动,不过,一点儿也不会因为挤在这封闭的空间里感到不舒服。整个毕业班似乎都到了,还有一些二年级的学生。他们伴随着脚下音乐的节拍摆动着身体,派对一直处在一种就要开始翩翩起舞的气氛之中。

  一切并没有我想的那样难以应付,我跟着爱丽丝融入进去和大家聊天。让他们感到高兴似乎很容易,我确定这场派对比福克斯镇上所举办的任何派对都要酷得多。爱丽丝几乎得意洋洋起来——没有人会忘记今晚的。

  我已经绕着屋子走了一圈,又回到杰西卡这里了。她兴奋不已地叽叽喳喳说个不停,没有必要特别注意,因为最可能的是她在短时间内不需要我做出什么反应。爱德华一直陪在我身边——还是不愿意放开我。他一只手紧紧地搂住我的腰,当我可能不想听见别人的想法的时候,他会时不时地把我拉得离他更近一些。

  所以当他松开胳膊,从我身边缓缓走开的时候我立即心生疑窦。

  “待在这儿,”他在我耳边低语道,“我马上就回来。”

  他优雅地穿过人群,似乎没有碰到紧紧挨在一起的人群一样,他离开得很快,我根本来不及问他为什么离开。我眯着眼睛盯着他,而杰西卡则和着音乐热切地大声嚷嚷着,她紧紧抓住我的胳膊,没注意到我走神。

  我看着他走进厨房门口的黑色阴影里,那里只是断断续续地闪烁着灯光。他斜倚在谁身上,但是中间挡着很多人头,我看不清楚。

  我踮起脚,伸长脖子。就在那时,一道红色的光线掠过他的脸,从爱丽丝衬衫上的红色圆形饰物上闪过。灯光只在她脸上停了半秒钟,但是这就足够了。

  “失陪一会儿,杰西。”我低声说道,推开她走过去。我也没停下来看她的反应,甚至没有来得及看我唐突的反应是否伤害到她的感情。

  我弯着腰穿过人群,还得时不时地推一下他们。现在有几个人开始跳起舞来,我匆忙地赶到厨房门口。

  爱德华已经不在那儿了,但是爱丽丝还藏在黑暗中,她一脸茫然不知所措——那种面无表情的神色常常出现在刚刚目睹过一场可怕的事故的人脸上。她一只手抓紧门框,好像她需要支撑一样。

  “怎么啦,爱丽丝,怎么啦?你看见什么啦?”我双手紧紧地握在胸前,哀求她。

  她没有看我,眼睛盯着别的地方。我跟随她的目光,注意到她看见爱德华的眼睛扫过房间。他的脸像石头一样空洞,他转过身,消失在楼梯下面的阴影里。

  就在那时门铃响了,离上次门铃响已经过了几个小时了,爱丽丝满脸疑惑地抬起头,忽然她的脸色变成了讨厌的神情。

  “谁邀请了狼人?”她向我抱怨道。

  我低声吼道:“很抱歉。”

  我以为我已经收回了邀请——不管怎样,我怎么也没想到稚各布会来这儿。

  “好吧,那么你去处理这一切,我得跟卡莱尔谈一谈。”

  “不,爱丽丝,等一等!”我想拉住她的胳膊,但是她已经走了,我的手只抓住一团空气。

  “该死!”我嘟嚷着说。

  我知道就是这样。爱丽丝看见了她一直在等待的事情,老实说我并不觉得自己能忍受这样的悬念,有足够的勇气去开门。门铃又响了起来,响得很久,有人一直按住按钮了。我坚决地转过身朝门口走去,在黑黢黢的屋子里扫视着爱丽丝的身影。

  我什么也看不见,开始摸索楼梯。

  “嘿,贝拉!”

  雅各布深沉的声音使音乐顿时停顿下来,听见有人喊我的名字我不由自主地抬起了头。

  我扮了个鬼脸。

  可不只是一个狼人,有三个。雅各布让自己进来,左右两边分别是吉尔和安布里,他们两个人看起来都非常紧张,他们的眼睛在屋子里扫来扫去,就好像他们刚刚走进一座闹鬼的教堂地下室一样。安布里颤抖的手仍然放在门上,他半转过身去拉住门。

  雅各布朝我挥挥手,比其他人要平静一些,尽管他的鼻子因为厌恶皱了起来。我也向他挥挥手——向他挥手道别——然后转身去找爱丽丝。我在科纳和劳伦背后的空间里眯着眼睛四处寻找。

  他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一把拉住我的肩膀把我拖回到厨房旁边的阴影里。我被他拉着弯下腰,但是他把我的手腕拉得紧紧地,一把把我拖出人群。

  “真是友好的接待啊。”他强调道。

  我抽出我的手,对他吼道:“你到这里来干什么?”

  “你邀请我了,还记得吗?”

  “在你无法理解我的本意的情况下,容我解释一下:那是我不邀请你的意思。”

  “别那么不讨人喜欢,我给你带来了毕业礼物,就是为这个才来的。”

  我双臂抱在胸前,现在不想和雅各布吵架。我想知道爱丽丝看见了什么,爱德华和卡莱尔对此会说些什么。我从雅各布旁边探出头,寻找他们。

  “退给商店,杰克,我现在要做点事??”

  他走过来挡住我的视线,逼着我看着他。

  “我不能退回。我不是从商店里买的——我自己做的,而且也花了很长时间。”

  我又从他旁边探出身子,但是没看见卡伦家的人。他们去哪里了?我的眼睛在暗下来的房间里搜寻。

  “噢,别这样,贝拉,别假装我不在这儿!”

  “我没有,”我到处都没看见他们,“瞧,杰克,现在我脑子里千头万绪。”

  他用一只手托住我的下巴,抬起我的头。“我能请你不要走神,集中注意力一会儿吗,斯旺小姐?”

  我猛地挣脱他的触碰,“手离我远一点,雅各布。”我嘘声道。

  “对不起!”他立即举起手投降道,“我真的很抱歉。我的意思是,为前几天的事情。我不应该像那样吻你的,那样不对。我猜??好吧,我自欺欺人地以为你想我那么做的。”

  “自欺欺人——多么完美的描述啊!”

  “友好一点,你知道,你可以接受我的道歉的。”

  “好吧,道歉接受了。现在,如果我可以失陪一下的话??”

  “好吧。”他嘟哝道,他的声音跟之前完全不一样,我停止寻找爱丽丝去端详他的脸。他盯着地板,掩饰自己的眼神,他的下嘴唇有些突了出来。

  “我猜你宁愿和你真正的朋友们在一起,”他用同样挫败的El吻说道,“我明白了。”

  我抱怨道:“啊,杰克,你知道这样说不公平。”

  “我有吗?”

  “你有。”我探身过去,眯着眼睛抬头想要看透他的眼神。他在我上方抬起头,躲避我的眼神。

  “杰克?”

  他不想看我。

  “嘿,你说你给我做了个东西,是不是?”我问道,“是不是只是随便说说的?我的礼物在哪里?”我假装热情的努力非常悲哀,但是却很有用。他转动一下眼睛,接着冲我扮了个鬼脸。

  我继续笨拙地假装,伸出手:“我等着呢。”

  “好吧。”他挖苦地嘟囔道,但是他也伸出手在牛仔裤的后口袋里拉出一个小袋子,编织得很松散但却五彩斑斓,紧紧地系在一根皮质细绳上,他把它放在我的手掌上。

  “嗨,很漂亮,杰克,谢谢!”

  他叹气道:“礼物在里面,贝拉。”

  “哦。”

  我解不开绳子,他又叹了叹气,从我手中拿过来,轻松地拉下右边的绳子解开了袋子。我伸出手要他给我,但是他让袋子口朝下,摇晃一下,一个银色的东西落在我手上,金属链子轻轻地彼此碰撞发出清脆的叮当声。

  “手链不是我做的,”他承认道,“我只做了装饰品。”

  一个小小的木雕紧紧地系在银色手链的一根链子上。我用两个手指头捏住,想靠近一点把它看清楚。这个小雕像上浮现出诸多细节让人惊叹不已——这个小型的狼十分逼真,它甚至是用跟它的肤色相匹配的红棕色木头雕刻而成的。

  “很漂亮,”我轻声说,“你做的这个?怎么做的?”

  他耸耸肩:“是比利教给我的,他比我更擅长这种活计。”

  “难以置信。”我低声咕哝道,用手指转动着这只微型狼。

  “你真的很喜欢?”

  “是的!这简直不可思议,杰克。”

  他微笑起来,和刚开始一样开心,接着他的表情又变得酸溜溜的:“好吧,我猜或许这会令你偶尔想起我。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眼不见,心不烦。”

  我对他的态度视而不见:“过来,帮我戴上。”

  我伸出左手腕,因为右手已经戴上链子了。他轻松地系上搭扣,尽管它看起来那么精致,他那大大的手指很难做到。

  “你会戴吗?”他问道。

  “我当然会戴。”

  他朝我露齿一笑——我喜欢看见他脸上挂着的开心笑容。

  我也冲他笑了笑,但是接着我的眼睛又条件反射地看向房间,焦急不安地在人群中寻找爱德华或爱丽丝的踪影。

  “你为什么注意力这么不集中啊?”雅各布好奇地问道。

  “没什么,”我撒谎道,努力集中注意力,“谢谢你的礼物,真的,我很喜欢。”

  “贝拉?”他的眉毛紧蹙在一起,.眼睛深深地藏在眼窝里,“发生了什么事,是不是?”

  “杰克,我??不,没什么。”

  “不要对我撒谎,你不擅长说谎。你应该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我们想要知道这些事情。”他说道,最后“我”变成了“我们”。

  他或许是对的,狼人们肯定也会对正在发生的事情感兴趣的。我只是还不确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在我找到爱丽丝之前我肯定是无法得知的。

  “雅各布,我会告诉你的。只不过让我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好吗?我得跟爱丽丝谈一谈。”

  理解在他的脸上闪亮起来:“那个变态看见什么了?”

  “是的。正好在你出现的时候。”

  “是不是与到过你房间的那个吸血鬼有关?”他低声说道,他在单调的音乐声中提高了音量。

  “是有关系的。”我承认道。

  他思考了一会儿,头偏向一边,读着我的表情:“你知道你没告诉我的事情??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撒谎又有什么意义呢?他太了解我了:“是的。”

  雅各布盯着我看了一会儿,接着转身直视他的狼人兄弟们的眼神,他们站在门口既笨拙又不安。当他们领会了他的表情后就开始行动起来,他们行动敏捷,迂回地穿过参加派对的人群,就像他们也在跳舞一样。半分钟后,他们又站在雅各布的两旁,矗立在我面前。

  “现在,解释一下。”雅各布追问道。

  安布里和吉尔来回看了看我们俩的脸,既迷惑又警惕。

  “雅各布,我知道的不完整。”我继续搜索房间,现在则是为了找救援。在各种意义上而言,他们现在都把我逼进了死角。

  “那么,你确实知道什么。”

  他们三个同时把胳膊抱在了胸前,这有些有趣,不过更具威胁性。

  接着我看见爱丽丝从楼梯上走下来,白皙的皮肤在紫色的灯光下闪闪发光。

  “爱丽丝!”我如释重负地尖叫道。.

  我叫她的名字时她正好看见了我,尽管雷鸣般的低音贝司本应该湮没我的声音的。我急切地挥挥手,注视着她的脸色,她看见三个狼人挡在我面前时,眯起了眼睛。

  但是,在此反应之前,她的脸紧张而害怕,她跳到我身旁的时候我咬住嘴唇。

  看到她脸上不安的表情,雅各布、吉尔、安布里都和她保持一定距离,她伸出双臂搂住我的腰。

  “我要跟你谈一谈。”她在我耳边轻声说道。

  “呃,杰克,我们待会儿见??”我边说边从他们身边轻松地经过。

  雅各布伸出长长的胳膊挡住我们的路,用手臂撑着墙壁:“嘿,别那么快。”

  爱丽丝抬头盯着他,眼睛瞪得大大的,眼里充满难以置信的表情:“对不起?”

  “告诉我们发生了什么事?”他低吼着逼问道。

  突然,贾斯帕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一瞬问,只有我和爱丽丝靠在墙上,雅各布拦住了我们的去路,接着贾斯帕站在杰克胳膊的另一边,表情狰狞恐怖。

  雅各布慢慢地抽回胳膊——考虑到他还想留住那条胳膊,似乎这才是最佳策略。

  “我们有权知道。”雅各布低声说,仍然怒气冲冲地看着爱丽丝。

  贾斯帕插进他们中间,三个狼人立即振作起精神来。

  “嘿,嘿”,我说道,轻柔的语气中多了些许歇斯底里,“这是个派对,还记得吗?”

  没有人注意我说的话,雅各布愤怒地盯着爱丽丝,贾斯帕则愤怒地盯着雅各布。爱丽丝的脸突然变得若有所思起来。

  “好了,贾斯帕,实际上他说得有道理。”

  我很确定,这种悬念会让我的头顷刻间爆炸的:“你看见什么了,爱丽丝?”

  她盯着雅各布看了一会儿,接着看着我,很明显她选择让他们听见。

  “决定已经作好了。”

  “你们要去西雅图吗?”

  “不。”

  我感到我顿时变得面无血色,心中一阵难受,“他们正往这里来。”我哽咽着挤出这几个字。

  奎鲁特男孩们默默地注视着我们,想读懂我们脸上不自觉的情绪变化。他们立在原地,并没有完全一动不动,三双手都在颤抖。

  “是的。”

  “往福克斯。”我轻声说道。

  “是的。”

  “为什么?”

  她点点头,明白我的问题:“有个人拿着你的红色衬衫。”

  我努力咽下口水。

  贾斯帕脸上满是不置可否的表情。我敢说他不喜欢在狼人面前讨论此事,但是他有事情必须要说:“我们不能让他们肆元忌惮,我们没有那么多人保护镇子。”

  “我知道,”爱丽丝说道,她的脸色突然变得很难看,“但是我们在哪里阻止他们并不重要。我们还是人手不够,他们当中的一些会来这里搜索的。”

  “不!”我轻声喊道。

  派对的噪音盖过了我否定的声音。我们周围的所有人,我的朋友、邻居、小敌人们吃着东西,大笑着,和着音乐翩翩起舞,不知道他们将要面对恐惧,危险,或许还有死亡。因为我。

  “爱丽丝,”我吃力地说出她的名字,“我得走,我得离开这里。”

  “那不起作用。这和我们面对一个跟踪者不一样,他们还是会首先来这里的。”

  “那么我得去面对他们!”如果我的声音没有这么沙哑,这么紧张,肯定会是尖叫声的,“如果他们找到他们在寻找的东西,或许他们会离开,不会伤害其他人!”

  “贝拉!”爱丽丝反对道。

  “等等,”雅各布低沉有力地命令道,“什么东西来了?”

  爱丽丝冷冰冰地盯着他:“我们的族类,很多。”

  “为什么?”

  “为了贝拉,这是我们知道的一切。”

  “对你们来说数目太多了?”他问道。

  贾斯帕怒斥道:“我们有自己的优势,狗,这会是一场势均力敌的战斗。”

  “不,”雅各布说道,一抹似笑非笑、奇怪而激烈的表情在他脸上舒展开来,“不会势均力敌。”

  “好极了!”爱丽丝嘘声道。

  我盯着爱丽丝的新表情,仍然惊恐得动弹不得。她的脸因为欣喜若狂而容光焕发起来,所有的绝望从她那完美的面容上一扫而空。

  她对雅各布露齿一笑,他也回她一个笑容。

  “一切都消失了,当然”’她沾沾自喜地告诉他,“那不方便,但是,考虑到所有的事情,我会接受的。”

  “我们得互相协作,”雅各布说,“对我们不会很容易。不过,这更是我们的责任,而不是你们的。”

  “我们不会想那么多,但是我们需要帮助,我们不打算挑剔。”

  “等等,等等,等等。”我打断他们。

  爱;丽旌痞暑脚,雅各布则弯着腰向她靠近,两个人的脸都兴奋得容光焕发,两个人的鼻子都因为闻到彼此的气味皱了起来,他们不耐烦地看着我。

  “协作?”我从牙缝中挤出这个词。

  “你们并不是真的打算把我们排斥在外吧?”雅各布问道。

  “你们别插手此事!”

  “你的变态可不这么认为。”

  “爱丽丝——告诉他们不行!”我坚持说道,“他们会被杀死的!”

  雅各布、吉尔还有安布里都大声地笑了起来。

  “贝拉,”爱丽丝语气缓和地宽慰我道,“分开的话,我们都会被杀死。一起的话??”

  “就不会有问题。”雅各布接着说完了她的话,吉尔又大笑起来。

  “有多少?”吉尔急切地问道。

  “不!”我大叫道。

  爱丽丝甚至看都没看我一眼:“事情有所改变——今天有二十一个,但是数量会下降。”

  “为什么?”雅各布好奇地问道。

  “说来话长,”爱丽丝说道,突然环顾了一下房间,“此地不宜谈话。”

  “今晚晚些时候?”雅各布催促道。

  “是的”,贾斯帕回答了他们的问题,“我们已经打算??开个战略会议。如果你们要和我们一起战斗,你们就需要一些培训。”

  狼人们对最后一部分露出不屑一顾的表情。

  “不要!”我呜咽着说。

  “这会很别扭,”贾斯帕若有所思地说道,“我从来没考虑过和你们一起合作,这可是头一遭啊。”

  “毫无疑问是这样。”雅各布也这么认为,他现在着急地说道,“我们得赶回去与山姆会合。几点钟?”

  “几点对你们而言会太晚?”

  三个人都转动了一下眼珠子,“几点?”雅各布又问道。

  “三点钟?”

  “哪里?”

  “离霍哈森林巡逻站正北方大约十英里的地方。从西北过来,你们能跟随我们的气味找到我们的。”

  “我们会到的。”

  他们转身离开了。

  “等等,杰克!”我在他身后喊道,“求你!别这样做!”

  他停了下来,转过身对我笑了笑,吉尔和安布里则急不可耐地朝门口走去:“别胡闹,贝尔,你给我的礼物比我给你的要好得多。”

  “不!”我又大声叫道,我的声音湮没在电吉他的声音里。

  他不为所动,没有回应,急忙跑过去赶上他的朋友,他们已经不见了。我眼睁睁地看着雅各布在我的视线中消失。

本文链接:http://www.daomuxiaoshuo.cc/book/907/161940.html

移动端链接:http://m.daomuxiaoshuo.cc/book/907/161940.html

请记住《暮光之城3:月食》 首发域名:www.daomuxiaoshuo.cc。盗墓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daomuxiaoshuo.cc